我与古人类有个约会,中国人源于非洲古猿

 6 巫山人的生活

笔耕不辍,硕著辉煌。黄万波耄耋之年的工作量甚至超过许多青壮年科研工作者。

那一年,他们在洞内挖出了一块古人的一段左侧下牙床和一个内侧门齿和两件石器。“但古人的头盖骨一直未被发现。”黄万波遗憾地说。

  黄万波表示,随着考古发掘的深入,长江大三峡将会成为200万年来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母亲河。 作者:□黄涛
来源:竞报

尽管我们自称炎黄子孙和华夏儿女,但是几千年来,有吴祖先的发源地和生活环境却始终没有完整的答案。

一屋化石,满柜书香……走进黄万波办公室,他正在化石堆中寻找人类起源的“密码”,坚毅的眼神、执着的神态似乎凝固了时间。

但是,与北京山顶洞遗址发现上万件人类制造使用的石器相比,巫山龙骨坡古人类遗址没有更多石器被专家发现。这在黄万波研究员看来,寻找更多的石器和人类骨骼证据是他的当务之急。

  黄万波说:“长江大三峡地区200多万年前还是盆地,而现在的地貌是形成于50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时期。由于剧烈的造山运动和山水的侵蚀,形成了山高峡窄、地势险峻的峡谷特征,西方外来古人类文明是不容易越过如此艰险侵入到这个地区,而且也不容易受到恶劣气候的影响,因此一直保持比较稳定的环境。”正是从这里走出了巫山人、建始人、元谋人、蓝田人等。

 1 盐井沟的追忆

人物简介

西方学者大多认为东亚现代人是几万年前来自非洲,龙骨坡巫山古人的发现,将“东亚型”人类来自非洲的时间向前推了200万年,这对人类演化历史是个极大的冲击。

  长江三峡是中国人演化的摇篮

……

1963年4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调查队在陕西省蓝田县进行新生代地层和脊椎动物化石调查。一天下午5时许,黄万波与队员一起收工回驻地,路过陈家窝村一条水沟时,出于职业习惯,黄万波边走边看,行至水沟尾端,他突然发现一块骨头。

●新闻链接

  而在此次考察中还发现了一些比较破碎的古人类头骨的顶骨、枕骨等部分材料,虽然初步断定其年代只有几万年,但对研究现代人的起源有较大的科学意义。

  阅读《我与古人类有个约会》(作者黄万波)时您将跟随作者一起去寻踪觅祖,探索远古的真相。全书原汁原味地描述了一个个古人类化石的发现历程及鲜为人知的考古故事。掩卷之余,你会收获一些考古的入门知识,还会为考古学家的苦中作乐而会心一笑,甚至为生命的繁衍不息而心生感动。可以说,这本书会让你发现不一样的考古学。

此后20年间,黄万波的考古工作几乎都在陕西、甘肃、宁夏等北方地区辗转,希望找到比蓝田猿人更早的人类化石。

“距今170万年的元谋人是中国最早的人类。如今这一说法在科学家的研究下有待修改,在巫山龙骨坡发现的‘巫山人’在204万年以前,比元谋人还早了30万年。”黄万波说。

  人在早上起床前,相当于700万-500万年前还处于前人阶段的古猿;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下床走路,这“关键性”的一步就迈入了500万-300万年前开始直立行走的南方古猿阶段;然后开始用餐具吃早饭,这就揭开了300万-200万年前直立人使用工具的序幕;等到出门上班,200万年以后拥有自我意识的现代人就诞生了。

序言

黄万波即与同事返回陈家窝村,在之前捡到骨头的地方展开发掘。突然,在一个钙质结核中露出几个小白点——一个沉睡近百万年的蓝田猿人下颌骨重见天日,震惊中外考古界。

美国科学家认为我们进行的古地磁测定方法不准确。同时,电子自旋共振法也遭到了国内学者的批评。

  200万年前中国人从非洲走来

作  者:黄万波 著

老骥伏枥,其志犹坚“您已87岁高龄,本该在家颐养天年,为何还坚持工作,甚至亲赴野外考古发掘现场?”面对记者的问题,黄老言笑晏晏。

从2003年至今,中法联合科考队对巫山龙骨坡古人类文化遗址进行了三次清理考察,第三次清理弄清了遗址的地质文化分层。根据清理结果,专家将龙骨坡遗址分为三大地质文化层,由上到下第一层为角砾层,厚度约为8米;第二层为橘黄色细角砾层,厚度约为12米;第三层为黏土层。古人类、动物化石及石器主要分布在第二层,有近20个文化带。

  黄万波透露,虽然在很多地点都发现了化石材料,但至今在大三峡演化的后期都没有“夏娃”进入的痕迹。如果在3万-5万年左右“夏娃”进入取代当地人,应该留下基本的化石和文化意识痕迹。“在非洲有一种手斧从150万年到几万年都有,而且越来越规范化。如果3万-5万年左右有来自非洲的‘夏娃’迁入,应该留下文化,但从很多地点发掘都没有发现,相反出土的更多的却是大三峡人类200万年来连续演化而一脉相承的文化系统痕迹。”

 1 涉足泄湖镇

“有价值吗?”

亚搏体育app下载,“我们发现的大量石器证明,中国的史前文明可以再向前推进100万年。至于‘巫山人’是猿还是人,只有等待更多的证据出现来证明,现在讨论没有意义。”黄万波肯定地说。

  黄万波介绍说,人类的起源有两个概念,即人类的起源和现代人的起源。

 8 “人”与“猿”之争

锁定目标,考察队即刻前往这一化石地点——龙骨坡,展开紧张发掘工作。1985年深秋,考察队发掘出一段带两颗牙齿的左侧下牙床,伴随出土的还有乳齿象、鬛狗、剑齿虎、祖鹿等108种哺乳动物化石。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汀滢

  前者是指从猿到人的起源,目前的出土化石证据证明最早的人类起源是在非洲。而对于现代人的起源却是上世纪80年代末将DNA分析的分子生物学方法引入考古学后得出的“夏娃”学说,即现代人的共同祖先是非洲的“夏娃”,13万年前走出非洲的人种扩散到世界各地。他们的后裔在3万-5万年前来到中国,所到之处,将原有的人群全部取缔。这一学说至今仍在欧洲被广泛接受。

 2 巧遇牟郎中

“蓝田猿人能从古老的黄土堆积层中”醒”来,确实是一段奇缘。”他从容地讲述起一个甲子的考古经历。

1998年,北京自然博物馆周国兴研究员对“巫山人”下颌骨化石残块进行了形态对比研究,并于当年在西雅图举行的古人类学年会上发表论文表明,很可能巫山的标本属于古猿,是云南古猿的残存后代。

  中国的历史常被称为“上下五千年”,可这在整个人类演化史中却只是短暂的一瞬。

第一章 会制造工具的猿人

黄万波在考古现场。受访者供图

发布时间: 2007/11/20 9:23:04 被阅览数: 次

  演化新说推翻“夏娃”起源理论

 7 大自然的启示

30年的“巫山人”寻踪,让他一头青丝变白发,但黄万波没有怨言:“科学探索永无止境,质疑是科学精神的精髓。只要能找到考古证据,一切都可以放到一边。”

1995年,从黄万波研究员等人在重庆龙骨坡发现了一段左侧下牙床和一个内侧门齿开始,在国内外的学术界围绕这两块骨骼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到底是人还是猿?年代判断是否正确?为什么龙骨坡遗址发现的石器非常少?这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包括黄万波在内的很多科学家。

  黄万波说,在非洲目前几乎能找到人类从最初的古猿演化到现代人的系统完整的化石证据。而在中国的长江流域,则只发现了200多万年前的巫山人、湖北建始人、170多万年前的元谋人、115万年前的蓝田人、35万年前的南京人、30万年前的和县人、十几万年前的长阳智人等古人类遗迹。时间跨度从200万年到1万多年的化石证据都没有间断,如果算上巴文化就可以延续到现在。

出版时间:2011-6-1

超越时空

在吴新智看来,几百万年前的人,在中国来讲,无论是人类化石也罢,还是什么其他遗迹也罢,都没有证据。相反,非洲证据比较多,尽管这些证据并不是完全无懈可击,但是相对于其他地区来讲,非洲具有最大的可能性。至于中国的现代人的起源问题,一直存在“非洲来源说”和“本土起源说”之争,两种学说处于一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状态。

  今年10月,由黄万波带领的考古队在巫山庙宇镇龙骨坡古人类遗址现场的考古清理中,发现了距今200多万年前的古老石器。同时,还发现了与其时代相同的剑齿虎、山原貘和现代大熊猫的祖先小种大熊猫等116种哺乳动物的化石,这也是我国古人类化石点中发现动物化石最多的地点。

 3 叩开山寨门

不过,部分学界专家也提出质疑:“巫山人”的某些特征似禄丰古猿,不能支撑“巫山人”是人的结论。

“虽然就牙齿宽度大于长度的这个特点而言,巫山标本与开远的森林古猿和禄丰古猿的标本一致,但是牙齿宽度大于长度的这个特点并不是人类专有而是猿类也有的特征,不能以此证明巫山标本属于人。”吴新智院士强调。

  曾于今年8月到东非大裂谷进行科考活动的黄万波介绍,根据非洲科考和三峡发掘的成果他最终可以肯定“非洲东部大裂谷稀树草原环境是人类起源的摇篮,长江流域大三峡森林河流环境是人类演化的摇篮。”

出 版 社:科学出版社

拂去蓝田猿人百万年封尘

11月12日,在北京西苑饭店,由重庆市委、市政府和中科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等单位主办的“巫山龙骨坡远祖之谜”研讨会上,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龙骨坡巫山古人类研究所所长黄万波说,中国科学家1985年在重庆市巫山县龙骨坡发现的一颗牙齿化石经过年代测定,距今204万年,这是我国发现的最早的古人类化石,由此将我国人类起源的时间往前推进了100万年!黄万波研究员认为,这项研究结果改写了科学界先前对人类演化史的认识。之后,国内各大媒体纷纷刊发了这一重要消息。

  说起人类的进化历史,无疑是漫长而枯燥的。“虽然从猿进化到人有几百万年的历史,但是现在我们在早晨起床后的2小时就能模拟出人类发展的几个阶段。”黄万波首先用了一个最简单的比喻来解释人类的进化史。

 一、寻找“龙骨”的传说:发现巫山人

为让各项结论更具有严谨的科学依据,1985年—1988年、1997年—1999年、2003年—2006年、2011年—2015年,他带领考古队四进巫山。

中科院研究员黄万波:“在巫山龙骨坡发现的‘巫山人’在204万年以前,比元谋人还早了30万年。”

  五千年前的中国人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日前,“巫山人”、“蓝田人”、“和县人”的发现者、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万波研究员透露,在三峡地区的最新考古挖掘出的石器和动物化石证明中国古人类应当源于200万年前的非洲古猿,而这一新的学说将有望推翻中国人起源于13万年前非洲古人类的“夏娃”学说。

《我与古人类有个约会》集权威性、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深入浅出,图文拜茂,非常适合大众读眷阅读和收藏,也是考察探险的爱好各以及考古学、人类学、地学、洞穴学等领域研究者的重要参考资料。

这次特展共展出古生和现生标本205件,是国内首次全面展示大熊猫演化与保护的专题展览,圈粉无数。

“对于巫山人的研究,我还是很有信心的,我相信随着更多的人类骨骼的发现,国内外的科学界早晚都会承认的。”已经年过七旬的黄万波研究员语气坚定地说。

  早晨2小时模拟人类进化史

2         留宿玉山村

是夜,黄万波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调查队队长,并表达了要继续发掘的想法。虽调查队已结束当地工作,需转移到另一地点厚镇,但队长同意在返回北京前,黄万波可以再去一趟。

“从此,国际上对于龙骨坡古人类遗址的年代测定再也没有提出过疑问。”黄万波研究员介绍说。1995年美国古人类学家石汉博士和黄万波研究员合作在权威科学杂志《自然》第6554期上发表了“亚洲的早期人类及其人工制品”一文,报道了他们的发现。由于当时只挖掘出两件石器,当时学术界对“巫山人”是古猿还是人存在争论,这次最新发现给这场争论暂时画上了句号。

 4 发现巫山猿人

在他近期工作计划中,除了要将“熊猫时代——揭秘大熊猫的前世今生”特展推向全国和海外,8月他还将前往丰都县都督乡挖掘熊猫化石,以及筹备再次发掘巫山玉米洞寻找“巫山人”存在的链条痕迹。此外,明年上半年,他还将出版一本关于长江三峡腹地发现最早艺术品的书,目前手稿已完成10余万字。

黄万波介绍说,通过考古研究,“龙骨坡文化”得到了认可。“文化很重要,文化是根啊!只有中华民族没有文化是不行的,中华文化是怎么传承的,我们必须要找到脉络,这才是最根本的东西。”黄万波说。

卷首语:寻找我们共同的祖先.

拉开黄万波的书柜,翰墨盈香扑面而来。《大熊猫的起源》《我和古人类有个约会》《和县人遗址》《玉米洞发掘记》《大熊猫的前世与今生》……近10年来,他平均不到1年半时间就出版一本著作,一些作品还曾获评“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入围“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入选国家“文津图书奖”推荐书目等。

“2003年,中法联合科考队发现了一个3平方米左右的化石层,重叠堆积着大量的大型动物的前、后腿骨化石,并发现大量石器。化石年代为200万年。”黄万波研究员称,化石有明显的石器砸削痕迹,证明有人类活动。“发现大量的大型动物只有前、后腿骨化石,说明古人思维意识的发展,在外打猎无法搬动大型动物时,就将肉最多的前后腿砍下搬回洞中。”黄万波研究员介绍说,大型动物的化石主是象、鹿、牛、麂子等大型草食动物。

 5 巫山猿人的遗存:石制品和骨藏品

“有人问我,87岁高龄,本该在家颐养天年,为何还要坚守野外考古发掘现场?我想,答案就在孩子们一张张求知若渴的小脸上。”黄万波,此次特展的首席科学家,名字常与巫山猿人、蓝田猿人、和县猿人、奉节智人等重大考古发现联系在一起。在他身上,岁月仿佛不落痕迹地溜走,只沉淀下一股执着的学术气息,超越年龄、超越时间、超越空间。

“巫山标本是猿不是人。”吴新智院士最终认为,“除非巫山龙骨坡古人类遗址发现更多的人类的骨骼标本。”

 二、踏破铁鞋无觅处:偶遇蓝田人

“除了左耳听力有所下降外,我身体还很好,争取再多挖几年,寻找更多古人类在重庆存在的证据,对”夏娃说”发起挑战。这份执拗已不可能放得下。”黄万波这样回答。

1984年,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黄万波带领一个考察队到长江三峡一带寻找古人类遗址。当时,巫山文化局相关负责人带领他们到一个叫龙洞的洞内去转了转。在龙洞内,他们挥动锄头,奋斗数月,结果只发现了年代较晚的古生物化石。

“尊重自然,保护环境,从我做起!”6月16日,重庆自然博物馆特展厅,络绎不绝的家长领着孩子参观“熊猫时代——揭秘大熊猫的前世今生”展览,临别时孩子们纷纷在寄语板上写下感言。

吴新智院士指出,“从下颌的高度与宽度看,龙骨坡下颌体同北京周口店发现的亚洲的直立人和东非早期人属下颌骨标本谈不上密切接近,而是比它们以及更多的东非早更新世人属标本小得多。”

“在黄万波身上,我看到了一种超越年龄、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坚韧和热爱,看到了一种锐意进取、家国情怀的使命担当,看到了一种务实求真、探无止境的科学家精神。他的精神,值得我们后辈认真学习。”重庆市地质调查院副院长、考古专家魏光飚说。

在考古界测定标本年代的方法主要有:钾—氩法断代、古地磁断代、电子自旋共振断代等十余种方法。其中“古地磁断代法就是通过对样品的磁偏角、倾角和强度的测定来判断年代的方法。因其测定年代的误差较大,使用时应当与其他方法配合使用。”陈铁梅教授说。

黄万波,1932年出生于重庆忠县。巫山猿人、蓝田猿人、和县猿人等重要古人类化石发现者,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重庆自然博物馆特约研究员、重庆三峡古人类研究所名誉所长、重庆龙骨坡巫山古人类研究所所长。发表学术论著近百篇,撰写科普作品近百篇。曾获中国科学院首届竺可桢科学奖、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裴文中科学奖。

黄万波告诉记者,过去学界普遍认为“东亚型”人是几十万年前变成“人”之后才从非洲来到东亚的,而“巫山人”的发现则至少说明早在200万年前甚至更远,东亚就从东非来了一批“猿人”,“因为那时‘猿’的特征还比较明显,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东亚型’人从‘猿’变成‘人’这一重大转变是在中国大地上完成的。”

探无止境

经测定,第二层最上面的化石年代为180万年,最下面的为200万年,文化层跨度为20多万年。意味着巫山古人在龙骨坡山洞生活了近20万年的时间。

“只是一个灰坑中的东西,年代不久。”同事很快否定了黄万波的发现。

据悉,在解决资金问题后,巫山龙骨坡古人类遗址的第四个发掘阶段将于2008年开始。“希望,在这次发掘中能够发现更多的古人类骨骼。从而为‘巫山人’正名。”已经满头白发的黄万波研究员说。

龙骨坡改变人类演化历史

“目前钾—氩法断代是古人类考古中常用的发射性年代测定方法之一。其原理是从2000到45亿年前,钾的放射性同位素钾40中有11%会自发地衰变成氩40。年代越久,氩的含量越多,利用此特征,可以判断无机物的年代。”陈铁梅教授说。

敢为人先

-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新智认为,巫山标本是猿不是人

经研究,该化石被判定为距今200多万年前的古人类化石,把东亚人类演化历史向前推进了100多万年。黄万波与美国人类学教授石汉合作撰写了《亚洲的早期人类及其人工制品》一文,发表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全球考古界为之震惊。美国《科学》杂志在一篇评论中称,中国龙骨坡的这个新发现改变人类演化的历史。此前,国外学术界普遍认为,人类来到亚洲的历史只有几十万年。

-巫山标本是猿还是人,只有等待更多的证据出现来证明,现在讨论没有意义

亚搏体育app下载 1

此后,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新智也在《人类学学报》上发表专业论文,明确指出“巫山龙骨坡似人下颌属于猿类”。

“老乡,知道哪里有龙骨吗?”按照常规,黄万波一行分头在巫山四处打听有无出产龙骨(脊椎动物化石,被老百姓当成中药)。后来,他们从一个赤脚医生口中得知,在巫山庙宇镇龙坪村一个山坡,曾出土过上万斤的龙骨!

“我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发掘出更多的人类骨骼!”面对学术界的质疑,黄万波研究员准备用足够多的人类骨骼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人类骨骼是最好的证据!”

黄万波1932年生于重庆忠县,1951年考入长春地质学院,1954年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至此开启了他“远祖寻踪”的一生。


黄万波表示,前不久,几位学者在研究了印尼的魁人化石后指出,这种魁人在生物学的系统上与中国的禄丰古猿有关系。如此说来,“巫山人”与“魁人”有瓜葛了。换言之,“巫山人”亦然在人的起跑线上。

虽然还需要更多的人类骨骼被发现,黄万波研究员进行大胆的推测,他认为人类在非洲起源以后,在200万年以前就来到长江流域大三峡地区,也许,来到东亚时的“主人”不是人而是古猿,然后在慢慢地演化过程中,它们全身结构得到了相应的改造,出现了人类的各种特征。“东亚型”人就是在这样的进化背景中成了现代人。换句话说,人类在非洲起源,但是中国、东亚的现代人是在大三峡地区演化的。

“从事科研工作,要有敢为人先、坚毅执着的精神,要有务实求真、永无止境的探索精神。”黄万波常对学生讲这句话。

然而对于黄万波的观点,吴新智院士却并不赞同。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黄万波随后又进行了几次发掘,但成果都没有写成学术论文发表在专业期刊上,也没有经过学术共同体确认,所以无法评论。

1984年夏,黄万波组织一支考察队,回到了故乡重庆。在考察完万州盐井沟(1921年——1926年,美国考古学家葛兰阶曾在此发掘大批哺乳动物化石)后,他们顺江而下抵达巫山。

巫山龙骨坡古人类遗址惊现“古人”遗骨不久,国内外的学术界引起了一场争论:年代测定是否正确?发现石器为什么很少?发现的一段左侧下牙床和一个内侧门齿到底是人类的还是猿的?国内外专家对龙骨坡古人类遗址的发现提出了质疑。

“我后来意识到一些问题,260万年以来,在季风的作用下,北方很冷,而湿热的南方可能更适合古人类居住。”黄万波称,新生代时期,由于印度板块向欧亚板块的碰撞导致青藏高原抬升,而云南、四川、重庆等地,山间湖泊星罗棋布,槽谷、山岭森林繁茂,适合古猿的生殖、繁衍。尤其在三峡地区——一个半封闭的森林、河流环境,温度适宜,是寻找早期人类化石和脊椎动物化石的理想区。

一种认为现代人最早起源于非洲,大约于13万年前走出非洲,扩散到亚洲和欧洲,取代了当地的原住民。这就是人类起源的“夏娃学说”,其代表人物包括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遗传学家丽贝卡·坎、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古人类学家克里斯·斯特林格等国际学术界“大腕”。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金力教授在世界上首次系统地利用Y染色体上的单核苷酸多态位点为遗传标记,调查东亚人群Y染色体单倍型的类型及频率分布规律,结果发现这些东亚人群中无一例外地带有非洲人的遗传基因和标志,从而为东亚人群的“非洲起源说”提供了强有力的遗传学证据。

据陈铁梅教授介绍,他用电子自旋共振断代的方法对巫山遗址的出土标本进行了年代测定,结论是早于126万年。“有些人和媒体把一些观点强加在我的身上。”陈铁梅教授气愤地说。

亚搏体育app下载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黄万波等专家认为,巫山的地理环境很适合古人类生存。他们开始遍访老乡,终于找到了一个老中医。老中医称,在巫山龙骨坡的一个山洞里有龙骨。黄万波等人迅速赶往龙骨坡,因山洞垮塌,他们决定在洞里开挖两条沟。

-巫山龙骨坡古人类遗址惊现“古人”遗骨

“但是,这种方法有一个前提,就是遗址处以前必须发生过火山喷发,地层中才会有钾40。所以,对于没有发生过火山喷发活动的巫山地区,显然不能用这种方法。”陈铁梅坦言。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陈铁梅教授对于吴院士的质疑表示认同,他强调:“我承认电子自旋共振法存在一定误差,但我根本就没有说过巫山龙骨坡人类遗址的年代是204万年之前。”

●现代人起源两大假说

年代测定方法是否存在误差?发现石器为什么很少?

黄万波说:“长江大三峡地区200多万年前还是盆地,而现在的地貌是形成于50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时期。由于剧烈的造山运动和山水的侵蚀,形成了山高峡窄、地势险峻的峡谷特征,西方外来古人类文明是不容易越过如此艰险侵入到这个地区,而且也不容易受到恶劣气候的影响,因此一直保持比较稳定的半封闭的森林河流环境。”正是从这里走出了巫山人—建始人—元谋人—蓝田人—郧县人—南京人—和县人—巢县人—长阳人—奉节人—官渡人等。

后来,巫山发现的“巫山人”标本分别经过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专家用古地磁方法和北京大学考古系陈铁梅教授的电子自旋共振法的测定,发现其已有204万年的历史。发现的石器经过着名古人类学家贾兰坡院士等权威学者的鉴定,“巫山人”发现的两件石器都带有人工打击的痕迹,是古人类所使用的工具。

面对同行的质疑,黄万波研究员对记者说,“不仅仅是内侧门齿是不是人类的引起了外界的质疑,204万年的年代判断也受到质疑。”

20多年过去了,经过三期大规模的考古发掘,这些问题都已经找到答案了吗?

“现在有关巫山龙骨坡古人类遗址的质疑中,年代测定和石器的问题已经解决,下面的工作是发现更多的古人的骨骼。”黄万波自信地说。

吴新智院士认为,“用电子自旋共振法测定年代的方法有一定的误差。”

黄万波认为,这不但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古人类化石,而且将中国的史前文化往前推进了100多万年,这说明204万年以前,中华大地上就已经有了人类的足迹,而龙骨坡文化则成为中国远古历史的第一篇。

-非洲东部大裂谷是人类起源的摇篮,长江流域大三峡是人类演化的摇篮

吴新智院士认为,巫山标本比能人(在东非发现生活在距今约180万年的早期猿人)与匠人(生活在180万年至140万年前的人类共同祖先)标本都小得多,却正好落在元谋出土的禄丰古猿的变异范围内,如果用元谋的原始数据计算长宽比例,应能看出巫山与元谋禄丰古猿也会是很一致的。

此前,西方学者大多认为东亚现代人20万年前来自非洲,龙骨坡巫山古人的发现,将东亚人来自非洲的时间向前推了200万年,这对人类演化历史是个极大的冲击。黄万波认为人类在非洲起源以后,在200万年以前就来到大三峡地区,然后慢慢演化成了现代人。“换句话说,人类在非洲起源,但是中国、东亚的现代人是在大三峡地区演化的。”黄万波介绍说。

“1993年,石汉博士来到中国后,在巫山龙骨坡古人类遗址的第四层选取了化石标本,他拿回国后用氨基酸测定的方法对化石标本的年代进行测定,认为化石标本的年代是在距今100万年前。”黄万波研究员介绍说。“而我们发现古人的一段左侧下牙床和一个内侧门齿的地层是在第八层,年代肯定比美国科学家拿走的化石标本的地层遥远。”

另一种认为现代人由多地区分别独立进化,其代表人物首推着名古人类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新智。他早在1984年就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同行共同提出了“多地区进化说”:自100万至200万年前直立人从非洲扩展到世界其他大陆以后分别独立演化为现代的非洲人、亚洲人、大洋洲人和欧洲人,在此期间各地区之间有基因交流。1998年,吴新智又独立提出中国人进化的“连续进化附带杂交”假说,认为自100多万年前东非直立人进入中国后,中国的古人类就是连续进化的,同时附带了少量与境外人群的杂交。也就是说,约5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仍然是中国人的祖先。

黄万波介绍说,在非洲目前几乎能找到人类从最初的古猿演化到现代人的系统完整的化石证据。而在中国的长江流域,则只发现了200多万年前的巫山人、190万年前的湖北建始人、170万年前的元谋人、115万年前的蓝田人、35万年前的南京人、30万年前的和县人、20万年前的巢县人、19万年前的长人、9万年前的奉节人、3万年前的官渡智人等古人类遗迹。时间跨度从200万年到1万多年的化石证据都没有间断,如果算上巴人及其文化就可以延续到现在。

对于外界的质疑,黄万波给美国古人类学家石汉博士去信邀请他到巫山龙骨坡古人类遗址亲自选取化石样品,进行年代的测定。

带着这个想法,1997年,黄万波研究员率领的考古队对龙骨坡遗址进行了第二阶段的首次发掘,在第五至第七水平层上发现了20余件以石灰岩为原料打制的大型石制品;其中有的石器制作得很精致,有的石片打制得很典型。这些发现使得巫山猿人及其文化在国内外得到公认。中科院院士贾兰坡看后总结“毫无疑问是人工制造的”。后来经过考证,这些石制品代表了200余万年前混沌初开的石器工业,这被称为“龙骨坡文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