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古金陵皇宫新发掘遗址是都城的护城河,洪武北路一工地发现考古遗址

  不过,专家说,这块工地在六朝都城范围内,却不在台城的范围内。目前才考古到明清时期的文化层,还没有到六朝文化层,因此1700年前这里有什么故事尚不清楚。

发布时间: 2008/6/13 15:47:14 被阅览数: 次
公元222年孙权建立吴国定都建业,南京作为三国东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六朝的都城,前后长达三百多年之久,作为皇权代表的“台城”正是在六朝的更迭中渐成规模。可惜的是,曾经穷尽奢华的台城在隋初被“并平耕垦”,从此神秘的台城只留下了民间传说。随着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部8年来对建康都城核心区域的勘探挖掘,千年台城之谜终于掀起了神秘“盖头”。本报记者采访了六朝建康城遗址发掘项目的领头人,南京市博物馆研究员王志高先生。大行宫一带确认是宫城核心那么,“六朝建康宫城究竟在何处呢?”王志高他们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景定建康志》“历代城郭互见之图”中,“古台城”清楚标注在南宋建康府城内东北方位。王志高说,南宋建康府城系袭用南唐都城,其规模至今可考:北壕即今珠江路南侧北门桥下一线河道,东壕为今城东干道以西的一线河道。“毫无疑问,下阶段考古工作重点应该改移至大行宫及其以北民国总统府周围。”从2002年3月开始,王志高带领的考古队对这一地区的近代史博物馆工地、市民广场工地、新世纪广场工地、南京图书馆新馆工地、市体育局工地、邓府巷东西两侧广厦公司工地、延龄巷工地、利济巷西侧长发大厦工地、游府西街小学工地、长江后街工地、省警察博物馆工地、省美术馆新馆工地、省烟草公司工地等20多个地点进行了大面积考古发掘,发掘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终于获得突破性进展。根据一系列的考古发掘,王志高已经确认,今天的大行宫周围一带,是六朝宫城的核心区。他们发现了多条高等级道路、城墙、城壕、木桥及各类砖构房址等建筑遗迹,以及以各类瓦当、釉下彩绘青瓷器等精美遗物,是迄今为止六朝建康城遗址考古发掘的最为重要的收获,从出土的砖铭可证明这些遗存与台城有关。“考古发掘已经获得阶段性成果,可以说掩盖在六朝建康城遗址之上一千多年的神秘面纱正在逐步揭开。”六年发掘锁定台城三界天道酬勤。他们首先在大行宫路口东南的新世纪广场工地获得突破性进展,“2002年春节前,我和贾维勇去工地与打桩的工人聊天,了解到他们打到2米时,发现了整齐铺设的青砖路面,2米正好是六朝文化层。接着在利济巷西侧长发大厦建设工地,发现了一段保存十分完好的城墙体,宽达25米,经考证,是台城东侧城墙,于是东界被确定。”接着考古队又转移到游府西街小学,又欣喜地发现了台城南界的线索,经考证,台城南界被确定。“然后,我们就把眼光向北转移。”王志高说。2002年8月至2003年5月,考古队对南京图书馆新馆工地进行发掘。发现了六朝时期道路与新世纪广场发现的道路垂直交叉,与游府西街小学、美术馆新馆工地发现的路沟和道路方向相同,由此可证明六朝建康都城中轴线的方位角。同时还发现东西向的从东晋到南朝时期的夯土包砌砖墙,“证明城墙在这里向北拐弯了。开始我们以为会有城门发现,但实际没有。可以断定它是台城第三重城垣的东南角。这一发现,非常重要,是确认台城布局的重要坐标点。”王志高认为。2007年10月至2008年1月在邓府巷东侧工地,考古队又发现了一条南北走向的夯筑城垣遗迹,城垣的外侧发现有宽约18.5米城壕。由此,台城西界也被确定下来。目前,只有台城的北界尚存争议,但有线索证明应该在长江后街南侧一线,北城墙可能就在总统府里。如今根据考古发掘资料表明台城是南北向长方形布局。另外一个巨大的收获就是建康宫城是“倾斜的皇城”。考古发现表明,这些东吴、东晋和南朝相叠压的高等级道路,以及南北向壕沟、排水沟都是北偏东25度。遗址只是建康城冰山一角王志高感叹道,最困难的不是发掘的辛苦,而是一个个建设工地的谈判。“这些工地谈得都很艰难,是我们的执着精神打动了一家家开发商。”王志高说,虽然台城考古取得如今的成果,但他对记者惋惜地表示,“实事求是地说,考古发掘现场的重要遗迹保护工作没有引起有关部门足够的重视,以致一些重要建筑遗迹在考古发掘结束后或掩埋或掘毁,留下一些难言的遗憾。”王志高认为,考古是一项很严肃的工作,不能过于浮躁,目前的发现只是六朝建康城遗址的冰山一角。发掘工作才刚刚开始。他的计划是,再过5年,把六朝建康都城的四界划出来,再把石头城的范围划出来。王志高表示,“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应该解决这一考古难题,我的愿望是在退休之前,从考古的角度写一部《南京城市发展史》。”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秋痕


据宋朝王象之《舆地纪胜》“江南东路建康府”条下载:“台城一曰苑城,即古建康宫城也,本为吴后苑城,晋成帝咸和五年作新宫于此,其城唐末尚存”,而早报记者在《江苏文物古迹通览》中发现有关这样的台城介绍:位于南京市鸡鸣寺路北。全长253.15米,外高20.16米,西部厚9.8米,东部厚10.3米。该段城墙为明初建南京城时废弃的一段。该专家表示,后者介绍“台城”并非是六朝台城。“台城是东晋时期晋元帝建起的,之后又经历了宋、齐、梁、陈四个朝代,距今千年,毁于隋朝。”专家表示,在南京的游府西街也发现过六朝时期的宫城遗址,根据以往的考古发掘,发现六朝宫城的道路、房址、沟渠均为北偏东25度,目前发现的该遗址的堤岸走向也符合这个规律。

  从2002年开始,南京市博物馆的专家们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拼凑出了六朝的台城所在。而且六朝台城的东、西、南城墙相继都找到了。“在历时9年多、30多个工地、发掘面积累计超过2万平方米的持续考证下,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描绘出与我们作别1700年的台城了。台城北界大约在今如意里、长江后街南侧一线;南界的位置在今游府西街、文昌巷北侧一线;西界在今网巾市、邓府巷东侧一线;东界就在今利济巷西侧一线。依此界限围护起来的台城范围为一南北略长、东西略短的近方形,其四面长度累计起来正约合文献记载的周八里。”


发布时间: 2006/8/5 9:36:47 被阅览数: 次
昨日,在1912北端几十米的一处工地上,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部负责人王志高向记者透露,南朝梁武帝萧衍464579屡次“出家”的同泰寺遗址很有可能就在该工地下面。而一旦同泰寺的遗址被发现,六朝建康台城北垣的具体位置也将被考古工作人员精确锁定。
鸡鸣寺曾被误作“同泰寺”
据历史资料的记载,同泰寺在台城北垣外,与六朝台城宫城隔路相对,整个寺院依皇家规制而建,规模宏大,金碧辉煌,名居“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当时的南朝建康城由外到内分有郭城、都城和宫城3部分,因为包括中书、门下等政府核心机构在内的尚书台在宫城内,因此建康宫城也被称作台城。只要锁定台城的北垣位置,同泰寺也就不难找到了。
可是由于历史上台城曾遭到过数次严重的破坏,到了明清时期,台城遗迹已不见踪影。到了民国初年,着名的历史学者朱偰在对台城的空间位置进行了全面的考查后,大胆地提出台城北垣在玄武湖南岸九华山至鸡鸣山一线(直到现在,解放门临玄武湖的一段明城墙依然被称为台城)。而和这一线隔路相望的恰恰就是鸡鸣寺。于是,朱偰就认为鸡鸣寺就是同泰寺。这一观点竟然在近百年的时间内被大部分学者所认可。
专家认为同泰寺实在1912北端
按照朱偰的推断,台城在北起北京东路,南至珠江路,东到珍珠河,西临进香河的空间范围内。可是,近年考古工作者在该区域内进行了数次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并没有与该推断相符合的发现。相反,自2002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在新华海电脑科技广场工地、南京1912、南京图书馆新馆的工地上不断发现重要的六朝遗物和遗址。而在新浦新世纪广场工地北部发现的一条偏西25度的南北向道路向北跨越今中山东路,延伸至南京图书馆新馆工地,上下叠压有从孙吴至南朝多个时期路面,各时期道路两侧对称分布有宽窄不等的砖砌路沟。专家据此认为,大行宫及其以北今总统府东西一带才是六朝建康都城的核心地区,较原先的位置推断大大南移了。至此,鸡鸣寺并不是一千多年前的同泰寺得到确认。
那同泰寺的位置在哪里呢?依据最新考古的相关成果显示,珠江路沿线濒临台城的北垣,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部负责人王志高推断说,该寺的遗址极可能在此次发现的位于珠江路南端、1912北端的这处工地的地下。据了解,目前该市博考古部门正在跟建设单位进行紧急磋商,希望随后进驻该工地,进行全面的考古发掘。实习生刘乐平记者韩红林
四次“出家”的梁武帝
梁武帝是个虔诚的佛教信徒。他在建康建造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同泰寺,每天早晚到寺里去烧香拜佛,讲解佛法。到了他年老的时候,干出一件奇怪荒唐的事来。某一天,他到同泰寺“舍身”。皇帝做和尚,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
梁武帝做了四天和尚,宫里的人把他接回去。后来他一想,这样做不妥当。因为按当地的风俗,和尚还俗要出一笔钱向寺院“赎身”。第二次,他又到同泰寺舍身,大臣们请他回宫,他就不答应了。后来,大臣们懂得他的意思,就凑了一万万钱到同泰寺给这位“皇帝菩萨”赎身。第三次,梁武帝又想了个新花样,他到同泰寺舍身的时候,说他为了表示他对佛的虔诚,不但自己的身子舍了,还把宫里人和全国土地都舍了。舍的多,赎的钱当然应该更多。过了一个月,大臣们就凑足了二万万钱去把他赎了回来。说巧也巧,正好在那天晚上,同泰寺里的一座塔被火烧了。和尚赶快报告梁武帝,梁武帝合着手掌,说这一定是恶魔干的。他又下了一道诏书说:“道越高,魔也越盛,我们要造更高的塔,才能压住魔鬼的邪气。”过了一年,他又舍了一次身。大臣们又花了一万万钱把他赎回来。梁武帝前后做了四次和尚,大臣们一共花了四万万赎身钱。
梁武帝热心做和尚,把朝廷大事弄得混乱不堪。因此大将侯景看准时机,举兵反叛。侯景攻入建康后,将梁武帝居住的台城包围起来。而那些平日受到梁武帝骄纵的王公贵族,尽管手下有几十万兵马,却都袖手旁观。直到这时,梁武帝才如梦方醒,大骂那些不忠不孝的子孙,可惜悔之已晚。被围困在台城后,梁武帝缺吃少穿,加之年事已高,最后竟被活活饿死,享年86岁而不得善终。
来源:南京晨报 编辑:Jina

据该专家介绍,六朝时期的建康城共有三道城墙,由外至里分别是外郭、都城和宫城,而台城是最核心的宫城,台城外的都城是国家机关的驻地和王公贵族的宅院,百姓居住的地方及商业区域则在都城之外的秦淮河两岸,护卫这一区域的是建康都城的最外围城墙。

  东西向、南北向探沟分两路同时进行,东西向探沟里的水似乎要多一些,考古人员几乎是在一个泥塘里考古。而南北向探沟,水相对少一些,可以看到一根根的小木桩,这些木桩并不粗,排列的疏疏密密,像“梅花阵”,所以,大家叫它们梅花桩。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台省和皇宫所在地。在穷尽奢华之后于隋初被隋文帝“并平耕垦”。即使这样,唐宋时期的文人骚客仍然留下了让人们无限遐想的诗词: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其中,尤以唐代诗人韦庄的“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流传最为广泛。近日,南京市博物馆经过1个半月的考古发掘,在南京闹市区的邓府巷发现了“台城”的西面城壕。

  考古人员挖的考古探沟一纵一横,有点像“十”字。

来源:东方网-东方早报 编辑:汀滢

  现在挖掘到明清文化层

台城,曾经的金陵核心,六朝帝王起居临政的中心,从东晋到南朝结束,一直是定都南京的南朝

  “判断六朝时期的文物可以从两大点来看,一个是地层,六朝的地层一般距离地面3米到4米以下的地方。还有就是看城墙所用的砖头,一般是宽16-18厘米,长38厘米左右,厚度相比明朝的墙砖要薄。”考古专家说。

图片 3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现在才进行到明清时期的文化层,整个考古工作都在一个池塘里进行的。”现场的一位考古专家说,在民国时期,南京还有很多很多的池塘,新街口一带也是如此。要在池塘上建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先用泥土把池塘填满,然后打下一根根木桩让这个地方变得结实。“这些梅花桩,都是后来人要建房子,在上面打的木桩。”

“从目前发现的城壕看,它的规模远不及之前在大行宫一带发现的六朝遗址,那里有高等级道路、城墙、城壕、房址、排水沟等,那里应该就是六朝宫城的东界和西界,如果说现在发现的这一遗址是都城的护城河,其可能性更大一些。”该专家说

  考古工地距离地面近2米深,全是淤泥,靠东北侧还直淌水。考古人员铲起的泥土高高堆在一旁,考古人员得穿雨靴才能工作。


  考古专家说,正在考古的工地,紧挨着台城,但不在台城范围内,应该是六朝都城遗址,也是繁华之地。但这里究竟埋藏了什么,还有待进一步考古。因为六朝的文化层在距离地面3~4米处,现在还没有进行到六朝的文化层。

南京市博物馆考古所所长王志高告诉早报记者,根据出土的六朝瓦当和与外围黄色土质不同的黑色淤泥可以初步判断这里就是六朝时期的地层。这次发掘的遗址是一个六朝时期的水道。据介绍,该水道长约58米,宽和深约在4米,在水道的中间还有几排相隔20多米的木桩。宋朝史料《景定建康志》卷中曾记载,“台城壕宽五丈,深七尺”,与目前发现的这一古河道基本吻合,南京一位六朝专家表示,此处极有可能就是台城的城壕。

  眼前,除了梅花桩,没什么惹人眼球的。而且这些梅花桩似乎插得并不深。在古代,人们为了让地基牢实一点,没有现在的钢筋水泥,就用一根根木头来代替。这种梅花桩并不鲜见,南京市区内很多地方考古时都发现过。

发布时间: 2007/11/6 9:21:42 被阅览数: 次

  快报记者 胡玉梅

  据介绍,这个考古工地已经进行了20余天,目前还没有什么重大发现。

来源:新浪网
  昨天,有读者向快报报料,称洪武北路与中山东路路口处,一家正在围挡的工地内正在进行考古发掘。由于当年全民健身中心建设的时候,曾经考古到了六朝台城(皇宫)遗址,而这个工地又紧邻全民健身中心,因此,它很可能埋有六朝的皇家秘密。

  在普通人眼里,一点点向下挖,每一锹挖下去都不过是泥土而已。但在考古专家眼里,却大有学问,不同的泥土颜色,不同的深度,就代表了不同时代的文化层。

  “这个考古工地是在六朝的台城之外,都城之内。”专家说,大行宫一带、南京图书馆、总统府、全民健身中心等属于六朝台城的范围;六朝的台城是一个倾斜之城,在南京图书馆负一楼至今还有一段1700年前的古城墙,坐标是:北偏东25°。

  考古工地像个泥塘

  应该是六朝都城遗址

  文物专家说,广义上的六朝建康城包括宫城、都城、外郭三重主要城池,周围有石头城、西州城、东府城、丹阳郡城、越城、白下城等众多卫星城,其间星罗棋布着礼制、宗教、官衙、市场、里坊、园林等各类建筑,以及作为城市交通命脉的道路和水系等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