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时偕行构建中国考古学理论,中国考古学的范式革命

这个问题的引子来自于我们的建筑与家居,中国每年盖的房子可真不少(楼市的虚幻暂且不要管它),买房的人在家居装修上的投入也相当客观。盖房子都是用砖瓦土木石钢筋玻璃瓷砖……,中国在这些方面并不落后;家里的电器、家具、甚至是图书都不少,但是我不得不说,中国大多数建筑,尤其是大学建筑,基本建起来的时候就可以拆掉;我还不得不说,国人之家居问题挺大,好东西挺多,放在一块却不怎么好看好用。这些都不是钱的问题!那是什么问题呢?我以为是文化的问题,是观念与体系的问题。改变它们困难么?很简单,也很困难。因为不缺乏物质基础,所以改变是容易的;因为涉及到深层次的社会结构问题,所以改变又非常困难。

中国考古学的范式革命 发布时间:2012-09-27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
陈胜前点击率:

●从20世纪20年代至今,中国考古学已有近百年历史,数代考古学家立足于中国考古学的实践,形成了以“区系类型”为代表的理论。●构建中国考古学理论需要广泛的包容——包容不同层次、不同范畴乃至不同时代的理论。长期以来,为现代性思想所左右

内容提要

      中国考古学的问题有点类似之。中国有漫长的历史与史前史,考古材料之丰富毋庸置疑,中国还有一支庞大的发掘队伍,也有一支庞大的研究队伍(至少数量是惊人的)。此外,中国还有政府强有力的保障与支持,美国考古学家其实是很羡慕这一点的。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考古学研究现状是难以让人满意的,质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研究的氛围也有点不如人意。理论与实践疏离,大家都在玩方法。一方面设备先进,队伍庞大(如今都有博士学位了),而另一方面,研究又乏善可陈。也就是说,中国考古学的问题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甚至都不是人的问题,也是观念与体系的问题,即怎么用钱与用人的问题。范式(paradigm)正是有关观念与体系的概念,它是一个时期研究群体所认同的体系,从理论到方法到社会价值,所以说中国考古学需要一次范式的革命是也许可以的。

题目挺大,问题很重要,很值得思考一下!

内容提要

●从20世纪20年代至今,中国考古学已有近百年历史,数代考古学家立足于中国考古学的实践,形成了以“区系类型”为代表的理论。而随着材料的增加与方法的进步,中国考古学正在悄然转型,走向关注古代社会运作的“社会考古”。

    
对于中国考古学研究而言首先需要认真,需要求真,显然,这个方面说得多,做得少,关键问题是怎么去做。科学是个好途径,科学求真!科学应该是考古学的基础。最近布置学生写一篇有关过程考古学的文章,学生们参考了不少国内外的研究。无论是国内学者还是国外学者,对过程考古学都有一种误解,把过程考古学对科学方法的强调简化成假说-演绎法与实证主义。大抵要批评一种学说,首先都要阉割其观点,树一个草靶子,然后攻击之。过程考古学反复强调要把考古学立足于科学研究之上,让考古学发展成为一门科学。LRB所说的科学是指一般科学方法论意义上科学,而不是自然科学。求真的精神是我们文化中稀缺的东西,从古至今,中国人就不相信存在什么绝对的东西(皇帝或是说权力除外)。考古学如果连考古材料怎么来的(即形成过程)都不管,何以能够保证它的客观性?又何以用它来验证什么观点?如果连古代真正发生了什么都没有把握,又何以去研究古代社会?“真”无疑是考古学研究的“基石”。中国考古学需要一个认真与求真的范式,需要一个知道如何去实现这一目标的范式。在现有认识论中,科学是最可靠的,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以科学为中心的范式。

这个问题的引子来自于我们的建筑与家居,中国每年盖的房子可真不少,买房的人在家居装修上的投入也相当可观。盖房子都是用砖瓦土木石钢筋玻璃瓷砖……中国在这些方面并不落后;家里的电器、家具、甚至是图书都不少。但是我不得不说,中国的许多建筑,尤其是大学建筑,基本建起来的时候就可以拆掉;我还不得不说,国人之家居问题挺大,好东西挺多,放在一块却不怎么好看好用。这些都不是钱的问题!那是什么问题呢?我以为是文化的问题,是观念与体系的问题。改变它们困难么?很简单,也很困难。因为不缺乏物质基础,所以改变是容易的;因为涉及深层次的文化问题,所以改变又非常困难。

●从20世纪20年代至今,中国考古学已有近百年历史,数代考古学家立足于中国考古学的实践,形成了以“区系类型”为代表的理论。而随着材料的增加与方法的进步,中国考古学正在悄然转型,走向关注古代社会运作的“社会考古”。

●构建中国考古学理论需要广泛的包容——包容不同层次、不同范畴乃至不同时代的理论。长期以来,为现代性思想所左右,我们视历史为包袱,把理论的维度单一化,因此在研究中缺乏创新的角度。中国考古学的理论建设要把各种来自不同学科尤其是社会科学的理论融会贯通,在此基础上发展自身的理论。

        科学常与人文相提并论,似乎两者是敌人,殊不知它们是相伴而生的,相互依存的。近代科学的两大思想源泉,古希腊的哲学与基督教的自由意志思想,都是以人为中心的。“人是万物的尺度”,“人是上帝的选民”。离开人,所有的研究都将失去意义。就像大学里的建筑不是单靠工程技术建起来的,还需要考虑到在这里生活学习工作的师生的需要,空间不应该是无情的,应该贴近人,考虑到人的生理需要、社会需要、精神需要,同样,考古学研究不是单凭科学可以建立起来的,它还需要以人为根本归宿。人有历史、思想与情感,要真正了解人,必定需要了解这些东西。保持科学与人文之间张力,是当代学术研究所追求的。正如同我们每个人都在理智与情感之间徘徊一样,这两者其实都在为我们服务,我们并没有因为两者矛盾而孱弱,而是因此而更强大。科学与人文的矛盾不是一种要替代另一种,而是在交织中而共同成长。考古学应该是人的考古学,而非物的考古学。我们说的人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人,也是特殊意义上的人,带有阶级、性别、地域、民族、宗教等等印记的人;是社会意义上的人,还是个体意义上的人;是凭借理性认知的人,还是凭借感性体察的人。人,也是我们文化中不甚发达的概念,或者说,我们最经常强调的只是某个维度的人,如国家、民族,但是通过其他视角来审察的时候很少。

中国考古学的问题有点类似之。中国有漫长的历史与史前史,考古材料之丰富毋庸置疑,中国还有一支庞大的发掘队伍,也有一支庞大的研究队伍。此外,中国还有政府强有力的保障与支持,美国考古学家其实是很羡慕这一点的。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考古学研究现状是难以让人满意的,质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理论与实践有些断裂,大家都注重方法。一方面设备不错,人也不少(如今都有博士学位了),而另一方面,研究又不尽如人意。也就是说,中国考古学的问题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甚至都不是人的问题,也是观念与体系的问题。范式正是有关观念与体系的概念,它是一个时期研究群体所认同的研究体系,从理论到方法到社会价值,所以说中国考古学需要一次范式的革命也许是可以的。

●构建中国考古学理论需要广泛的包容——包容不同层次、不同范畴乃至不同时代的理论。长期以来,为现代性思想所左右,我们视历史为包袱,把理论的维度单一化,因此在研究中缺乏创新的角度。中国考古学的理论建设要把各种来自不同学科尤其是社会科学的理论融会贯通,在此基础上发展自身的理论。

●当代考古学理论一个主要的趋势是从二元对立的科学考古学转向反对二元对立的人文考古学。人文考古学强调历史背景关联、物质文化的意义等,而这无疑是身处中国文化之中的中国考古学家所擅长的,同时,它也正可以满足当代中国社会迅速发展的文化需求,契合文化复兴的时代主题。

        我们需要多维的视角!要实现多维的视角,就需要打破一些僵化的教条,实现自由的探索。最近看了个科普节目,《大自然启示录》,讲仿生学的,很受启发。生物学家、物理学家、工程研究人员等密切协作,把生物适应的奥秘应用于我们现代生活中,理论基础研究与工程技术研究密切联系起来。当代学术研究高度复杂,没有一个人能够精通所有领域,必须交流协作。而要实现不同学科相互交融,需要我们打破学科的藩篱,打破研究体系的藩篱,实现思想的碰撞与合作。我禁不住想到加州的一个研究所,聪明的建筑师在建筑之中设计了一些公共活动区域,让研究者们可以坐在一块喝喝咖啡、聊聊天。条块分割、等级分配似乎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一个特色,即便是一所综合性大学,考古学系的历史与古文献课程居然需要考古学系的老师自己来上,想来都匪夷所思。我们需要一个开放而弹性的范式,而不是一个封闭与僵化的范式。

对于中国考古学研究而言首先需要认真,需要求真。问题很简单,关键是怎么去做。科学是个好途径,科学求真!科学应该是考古学的基础。过程考古学反复强调要把考古学立足于科学研究之上,让考古学发展成为一门科学。宾福德所说的科学是指一般科学方法论意义上科学,而不是自然科学。求真的精神是我们文化中稀缺的东西,考古学如果连考古材料怎么来的都不管,何以能够保证它的客观性?又何以用它来验证什么观点?如果连古代真正发生了什么都没有把握,又何以去研究古代社会?“真”无疑是考古学研究的“基石”。中国考古学需要一个认真与求真的范式,需要一个知道如何去实现这一目标的范式。在现有认识论中,科学是最可靠的,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以科学为中心的范式。

●当代考古学理论一个主要的趋势是从二元对立的科学考古学转向反对二元对立的人文考古学。人文考古学强调历史背景关联、物质文化的意义等,而这无疑是身处中国文化之中的中国考古学家所擅长的,同时,它也正可以满足当代中国社会迅速发展的文化需求,契合文化复兴的时代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考古学获得了长足发展,进入新世纪之后,更是跃上一个新台阶,在实践与方法领域进步迅速。同时必须看到,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更好担负起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战略任务,中国考古学理论还相对滞后,需要进一步发展完善。

        有时我很奇怪,解放前我们的物质条件一穷二白,为什么还能建造出一些不错的建筑,而如今物质极为丰富,为什么会盛产如此多的垃圾呢?或许因为我们太着急了。急于求成是很难把事情做好的。我想如果我们现在的论文少四分之三,我们的研究水平不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高。对于青年学生,通过写论文训练研究能力是好事,如果因此就认为自己的生活就是写论文就大错特错了。“学贵根底,道尚贯通”,没有好的学术功底,没有充分的思考积累,要走得远,是不可能的。我们这个社会的垃圾已经太多了!欲速则不达。数量的要求破坏的不仅仅是质量,而且包括研究的心态。在匆忙与压力之中,除了焦躁、愤怒之外,很难有心情享受研究,享受探索——科学的魅力正在于它能够探索世界的奥秘。我们需要的难道是一个假冒伪劣的范式么?我们需要一个垃圾成山的范式么?我们需要一个从容的范式,我们一个环保的范式(我们要爱惜自然,同样要爱惜人本身,为什么要作践人的精神与生命呢?)。中国文化丧失从容的精神已经许久了,我们现在完全有条件做得更好。

科学常与人文相提并论,似乎两者是敌人,殊不知它们是相伴而生的,相互依存的。就像大学里的建筑不是单靠工程技术建起来的,还需要考虑到在这里生活学习工作的师生的需要,空间不应该是无情的,应该贴近人,考虑到人的生理需要、社会需要、精神需要。同样,考古学研究不是单凭科学可以建立起来的,它还需要以人为根本归宿。考古学应该是人的考古学,而非物的考古学。我们说的人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人,也是特殊意义上的人,带有阶级、性别、地域、民族、宗教等等印记的人;是社会意义上的人,也是个体意义上的人;是凭借理性认知的人,还是凭借感性体察的人。人,也是我们文化中不甚发达的概念,或者说,我们最经常强调的只是某个维度的人,如国家、民族,但是通过其他视角来审察的时候很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考古学获得了长足发展,进入新世纪之后,更是跃上一个新台阶,在实践与方法领域进步迅速。同时必须看到,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更好担负起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战略任务,中国考古学理论还相对滞后,需要进一步发展完善。

西方考古学理论的范式与发展脉络

        我们需要一次范式的革命,也许我们还要问一个问题,革谁的命?当代中国考古学有范式么?这好比问中国建筑有风格么?中国家居有自己风格么?所有的城市都是雷同的,所有的家居都是近似的。风格是自我的创造,不是安置与模仿。范式同样如此,范式是自组织的,不可能被组织。没有研究者热爱被命令着怎么研究,被设定着怎么研究。研究是知识的探险,需要发挥最大程度的主观能动性,发挥最大程度的创造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自组织的研究范式,需要一个走出安置与模仿的范式。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需要的不是一次范式的革命,而是建立一个范式,一个中国考古学家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建立起来的范式。

我们需要多维的视角!要实现多维的视角,就需要打破一些僵化的教条,实现自由的探索。最近看了个科普节目,《大自然启示录》,讲仿生学的,很受启发。生物学家、物理学家、工程研究人员等密切协作,把生物适应的奥秘应用于我们现代生活中,理论基础研究与工程技术研究密切联系起来。当代学术研究高度复杂,没有一个人能够精通所有领域,必须交流协作。而要实现不同学科相互交融,需要我们打破学科的藩篱,打破研究体系的藩篱,实现思想的碰撞与合作。我禁不住想到加州的一个研究所,聪明的建筑师在建筑之中设计了一些公共活动区域,让研究者们可以坐在一块喝喝咖啡、聊聊天。条块分割、等级分配似乎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一个特色。我们需要一个开放而弹性的范式,而不是一个封闭与僵化的范式。

西方考古学理论的范式与发展脉络

当代西方考古学理论的发展产生了众多范式,代表性的有文化历史、过程、后过程、生态、进化论、历史-古典、能动性等范式,这其中又以文化历史、过程、后过程影响最大。西方考古学理论的发展与考古学科内外关联因素密不可分。从内部因素讲,理论、方法与实践之间持续存在的紧张是学科理论发展的内生动力,实践与方法发展不断推动理论的进步。从外部因素看,社会发展、时代思潮与相关学科的进步,也在推动理论发展。

来自:穴居的猎人的博客 链接:

急于求成是很难把事情做好的。我想如果我们现在的论文少四分之三,我们的研究水平不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高。对于青年学生,通过写论文训练研究能力是好事,如果因此就认为自己的生活就是写论文就大错特错了。“学贵根底,道尚贯通”,没有好的学术功底,没有充分的思考积累,要走得远,是不可能的。数量的要求破坏的不仅仅是质量,而且包括研究的心态。在匆忙与压力之中,除了焦躁、愤怒之外,很难有心情享受研究,享受探索——科学的魅力正在于它能够探索世界的奥秘。我们需要的难道是一个假冒伪劣的范式么?我们需要一个垃圾成山的范式么?我们需要一个从容的范式,我们一个环保的范式(我们要爱惜自然,同样要爱惜人本身,为什么要浪费人的精神与生命呢?)。

当代西方考古学理论的发展产生了众多范式,代表性的有文化历史、过程、后过程、生态、进化论、历史-古典、能动性等范式,这其中又以文化历史、过程、后过程影响最大。西方考古学理论的发展与考古学科内外关联因素密不可分。从内部因素讲,理论、方法与实践之间持续存在的紧张是学科理论发展的内生动力,实践与方法发展不断推动理论的进步。从外部因素看,社会发展、时代思潮与相关学科的进步,也在推动理论发展。

19世纪末,田野考古已经积累了巨量的考古材料,考古学家运用考古地层学与类型学进行分期与分区研究,但仅仅依靠材料研究是无法触及已经消失的古代社会的。于是,考古学家借鉴了人类学的文化理论,把分布于一定时空范围内的共同遗存称为一个考古学文化,用以指代一个古代社会群体。考古学文化概念的形成标志着考古学开始有了自身的理论构建。以考古学文化概念为核心的研究就是文化历史考古,它在架构史前文化历史框架、探索族群起源、文化交流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们需要一次范式的革命,也许我们还要问一个问题,革谁的命?当代中国考古学有范式么?这好比问中国建筑有风格么?中国家居有自己风格么?所有的城市都是雷同的,所有的家居都是近似的,我们还很缺少风格。范式同样如此,范式是自组织的,是基于自身特点的创造,我们需要一个走出安置与模仿的范式。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需要的不是一次范式的革命,而是建立一个范式,一个中国考古学家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建立起来的范式。

19世纪末,田野考古已经积累了巨量的考古材料,考古学家运用考古地层学与类型学进行分期与分区研究,但仅仅依靠材料研究是无法触及已经消失的古代社会的。于是,考古学家借鉴了人类学的文化理论,把分布于一定时空范围内的共同遗存称为一个考古学文化,用以指代一个古代社会群体。考古学文化概念的形成标志着考古学开始有了自身的理论构建。以考古学文化概念为核心的研究就是文化历史考古,它在架构史前文化历史框架、探索族群起源、文化交流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西方考古学走向功能主义,希望通过考古学研究了解古代社会的运作,但是直到60年代过程考古学兴起,才形成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过程考古学提出“更科学,更人类学”的主张,强调考古学在通过考古材料了解古代社会之前,必须先了解古代社会如何成为考古材料。尽管古代社会已经消失,但是我们可以就此构建出一般性的理论模型。由此,我们才可能“窥一斑而知全豹”。80年代,后过程考古学兴起,其提出要想真正深入理解考古材料,必须理解材料背后的背景关联,这些不在场的东西真正决定考古材料的意义。后过程考古学在本体论、认识论与价值论上与过程考古学都针锋相对,它所代表的考古学的人文倾向与过程考古学所代表的科学倾向构成当代考古学的两大主题。许多新的范式都附属于这两大主题,这也是当代西方考古学理论最基本的特征。

(《中国文物报》2012年9月14日7版)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西方考古学走向功能主义,希望通过考古学研究了解古代社会的运作,但是直到60年代过程考古学兴起,才形成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过程考古学提出“更科学,更人类学”的主张,强调考古学在通过考古材料了解古代社会之前,必须先了解古代社会如何成为考古材料。尽管古代社会已经消失,但是我们可以就此构建出一般性的理论模型。由此,我们才可能“窥一斑而知全豹”。80年代,后过程考古学兴起,其提出要想真正深入理解考古材料,必须理解材料背后的背景关联,这些不在场的东西真正决定考古材料的意义。后过程考古学在本体论、认识论与价值论上与过程考古学都针锋相对,它所代表的考古学的人文倾向与过程考古学所代表的科学倾向构成当代考古学的两大主题。许多新的范式都附属于这两大主题,这也是当代西方考古学理论最基本的特征。

中国考古学理论的历史和现实源泉

中国考古学理论的历史和现实源泉

首先是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中国是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大国,马克思主义考古也是西方考古学的重要范式之一。马克思主义思想对矛盾、内因、阶级等的关注,对于我们研究史前社会的复杂化进程有重要指导作用。马克思主义丰富的思想遗产还有待中国考古学去发掘,它也是我们理解西方其他考古学思想的阶梯。

首先是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中国是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大国,马克思主义考古也是西方考古学的重要范式之一。马克思主义思想对矛盾、内因、阶级等的关注,对于我们研究史前社会的复杂化进程有重要指导作用。马克思主义丰富的思想遗产还有待中国考古学去发掘,它也是我们理解西方其他考古学思想的阶梯。

其次是金石学。它在北宋时期已经发展出明确的宗旨与方法,长期以来,因为不够科学而饱受诟病。后过程考古学的崛起使我们认识到,金石古董是中华文化传统的载体之一,它比文字记载更具象、更直接,能使人们在观赏体验的同时接受与传承文化传统。从这个角度来说,金石学是值得我们珍惜的学术遗产。

其次是金石学。它在北宋时期已经发展出明确的宗旨与方法,长期以来,因为不够科学而饱受诟病。后过程考古学的崛起使我们认识到,金石古董是中华文化传统的载体之一,它比文字记载更具象、更直接,能使人们在观赏体验的同时接受与传承文化传统。从这个角度来说,金石学是值得我们珍惜的学术遗产。

再次是中国考古学的研究实践。从20世纪20年代至今,中国考古学已有近百年历史,数代考古学家立足于中国考古学的实践,形成了以“区系类型”为代表的理论。而随着材料的增加与方法的进步,中国考古学正在悄然转型,走向关注古代社会运作的“社会考古”。

再次是中国考古学的研究实践。从20世纪20年代至今,中国考古学已有近百年历史,数代考古学家立足于中国考古学的实践,形成了以“区系类型”为代表的理论。而随着材料的增加与方法的进步,中国考古学正在悄然转型,走向关注古代社会运作的“社会考古”。

最后是公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过去几十年中国高速发展,文物、博物馆与文化遗产日益受到公众关注,这对考古学研究既是动力、机遇,又是巨大的挑战。如何让考古发现研究更好地服务公众,是考古学理论建设需要思考的重要课题。

最后是公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过去几十年中国高速发展,文物、博物馆与文化遗产日益受到公众关注,这对考古学研究既是动力、机遇,又是巨大的挑战。如何让考古发现研究更好地服务公众,是考古学理论建设需要思考的重要课题。

中国考古学理论的构建

中国考古学理论的构建

当代考古学理论众多,我们首先遇到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考古学是通过研究考古材料来了解古代社会的一门学科。其核心任务可以简称为“透物见人”。如果用这一宗旨来衡量当代考古学理论,就会发现这些理论同属于“透物见人”的研究过程,处在不同层次之中,并相互关联。我们称之为“分层-关联”的理论结构。

当代考古学理论众多,我们首先遇到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考古学是通过研究考古材料来了解古代社会的一门学科。其核心任务可以简称为“透物见人”。如果用这一宗旨来衡量当代考古学理论,就会发现这些理论同属于“透物见人”的研究过程,处在不同层次之中,并相互关联。我们称之为“分层-关联”的理论结构。

目前我们把考古学理论分为五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有关考古材料特征本身的理论。获取考古材料是考古学研究的第一步,这其中要依赖考古地层学与类型学,建立考古材料的时空框架。第二个层次是有关考古材料形成过程的理论。在我们通过考古材料去推导古代社会之前,需要了解考古材料是怎么形成的,它经历了怎样的废弃过程,受到哪些扰动,否则,倘若把所有材料同等对待,就可能无法去伪存真。这个过程包含废弃过程研究、埋藏学、行为考古等理论要素。第三个层次是狭义的“透物见人”的理论,即通过研究各种考古材料去了解古代社会。就研究材料的差异,考古学形成了诸如石器分析、陶器分析、聚落形态研究、墓葬考古、植物考古、动物考古等许多分支。第四个层次是有关人类行为、文化、历史与社会等宏观主题的理论,这些理论其实并不是来自考古学,而是从相关学科借鉴而来,尤其是人类学、社会学、生态学等学科。第五个层次是有关考古学本体论、认识论与价值论的理论,这是最高层次也是最抽象的理论,它会影响到下层理论的选择,当代考古学中科学与人文两个主题就在这个层次上有重大的分歧。

目前我们把考古学理论分为五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有关考古材料特征本身的理论。获取考古材料是考古学研究的第一步,这其中要依赖考古地层学与类型学,建立考古材料的时空框架。第二个层次是有关考古材料形成过程的理论。在我们通过考古材料去推导古代社会之前,需要了解考古材料是怎么形成的,它经历了怎样的废弃过程,受到哪些扰动,否则,倘若把所有材料同等对待,就可能无法去伪存真。这个过程包含废弃过程研究、埋藏学、行为考古等理论要素。第三个层次是狭义的“透物见人”的理论,即通过研究各种考古材料去了解古代社会。就研究材料的差异,考古学形成了诸如石器分析、陶器分析、聚落形态研究、墓葬考古、植物考古、动物考古等许多分支。第四个层次是有关人类行为、文化、历史与社会等宏观主题的理论,这些理论其实并不是来自考古学,而是从相关学科借鉴而来,尤其是人类学、社会学、生态学等学科。第五个层次是有关考古学本体论、认识论与价值论的理论,这是最高层次也是最抽象的理论,它会影响到下层理论的选择,当代考古学中科学与人文两个主题就在这个层次上有重大的分歧。

上述五个层次的理论沿着三种逻辑展开推理:一种逻辑是自下而上,即从考古材料到理论,从特殊到一般,用归纳法,文化历史考古多用这种逻辑。另一种是自上而下,即从理论到考古材料,从一般到特殊,用演绎法,过程考古学强调运用它。还有一种平行推理,所用的为类比逻辑,因为古代社会已经消失,考古学家运用信息片段去拼合过去,需要一个可以参考的框架,民族考古、实验考古等提供这样的帮助。当然,类比算不上论证,所以强调演绎推理的过程考古学研究者通常希望把民族考古、实验考古这样的研究上升到理论模型层面,形成“中程理论”。为此,考古学家可以去研究现代垃圾废弃过程、当代物质文化等,从中去提炼有助于考古学推理的理论,从这个角度来说,考古学家的研究视野已经不局限于古代遗存,考古学理论的来源包括人类社会的一切内容,不论古今中外。

上述五个层次的理论沿着三种逻辑展开推理:一种逻辑是自下而上,即从考古材料到理论,从特殊到一般,用归纳法,文化历史考古多用这种逻辑。另一种是自上而下,即从理论到考古材料,从一般到特殊,用演绎法,过程考古学强调运用它。还有一种平行推理,所用的为类比逻辑,因为古代社会已经消失,考古学家运用信息片段去拼合过去,需要一个可以参考的框架,民族考古、实验考古等提供这样的帮助。当然,类比算不上论证,所以强调演绎推理的过程考古学研究者通常希望把民族考古、实验考古这样的研究上升到理论模型层面,形成“中程理论”。为此,考古学家可以去研究现代垃圾废弃过程、当代物质文化等,从中去提炼有助于考古学推理的理论,从这个角度来说,考古学家的研究视野已经不局限于古代遗存,考古学理论的来源包括人类社会的一切内容,不论古今中外。

构建中国考古学理论需要广泛的包容——包容不同层次、不同范畴乃至不同时代的理论。长期以来,为现代性思想所左右,我们视历史为包袱,把理论的维度单一化,因此在研究中缺乏创新的角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中国文化素以包容融合著称,中国考古学的理论建设也需要发扬这一优点,把各种来自不同学科尤其是社会科学的理论融会贯通,在此基础上发展自身的理论。同时,研究者要注意训练理论提炼能力,能够在材料分析的基础上发展出合适的理论模型。

构建中国考古学理论需要广泛的包容——包容不同层次、不同范畴乃至不同时代的理论。长期以来,为现代性思想所左右,我们视历史为包袱,把理论的维度单一化,因此在研究中缺乏创新的角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中国文化素以包容融合著称,中国考古学的理论建设也需要发扬这一优点,把各种来自不同学科尤其是社会科学的理论融会贯通,在此基础上发展自身的理论。同时,研究者要注意训练理论提炼能力,能够在材料分析的基础上发展出合适的理论模型。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验之一就是广泛地学习,去粗取精,然后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进行再创造,我们称之为“反向创新”。这一策略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是值得我们大力发扬的经验。当代考古学理论一个主要的趋势是从二元对立的科学考古学转向反对二元对立的人文考古学。人文考古学强调历史背景关联、物质文化的意义等,而这无疑是身处中国文化之中的中国考古学家所擅长的,同时,它也正可以满足当代中国社会迅速发展的文化需求,契合文化复兴的时代主题。我们或可以称之为“文化考古”。文化考古是中国考古学理论可以探索的方向,它继承了文化历史考古、过程与后过程考古对“文化”这一核心概念的关注,同时它也是联系古今的基本途径——现代人正是通过文化生活与考古学研究相沟通的。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验之一就是广泛地学习,去粗取精,然后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进行再创造,我们称之为“反向创新”。这一策略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是值得我们大力发扬的经验。当代考古学理论一个主要的趋势是从二元对立的科学考古学转向反对二元对立的人文考古学。人文考古学强调历史背景关联、物质文化的意义等,而这无疑是身处中国文化之中的中国考古学家所擅长的,同时,它也正可以满足当代中国社会迅速发展的文化需求,契合文化复兴的时代主题。我们或可以称之为“文化考古”。文化考古是中国考古学理论可以探索的方向,它继承了文化历史考古、过程与后过程考古对“文化”这一核心概念的关注,同时它也是联系古今的基本途径——现代人正是通过文化生活与考古学研究相沟通的。

当然,我们的考古学理论构建还有许多其他基础性工作要做,甚至还有一些考古学研究空白需要填补。但可以期待的是,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日益推进,考古学研究将会更加繁荣,中国考古学理论构建必将面貌一新。

当然,我们的考古学理论构建还有许多其他基础性工作要做,甚至还有一些考古学研究空白需要填补。但可以期待的是,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日益推进,考古学研究将会更加繁荣,中国考古学理论构建必将面貌一新。

(作者:陈胜前,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西方考古学理论研究与中国考古学理论的构建”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作者:陈胜前,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西方考古学理论研究与中国考古学理论的构建”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姓名:陈胜前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

姓名:陈胜前 工作单位:

职称:教授

课题:图片 1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西方考古学理论研究与中国考古学理论的构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