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五霸的真相,齐文化之

原标题:春秋五霸的真相

王道霸道,王道靠仁义,霸道靠实力。齐桓晋文都是霸道,但霸道也分档次,档次就在于是你是靠实力维护公道,还是老耍手腕压服他人。齐桓公所作所为,光明磊落,让人没话说。晋文公呢,手腕就用得太多。

齐国虽然在长勺打了一次败仗,但是这并没有影响齐桓公后来的霸主地位。过了十多年,北方的燕国派使者来讨救兵,说燕国被附近的一个部落山戎侵犯,打了败仗。齐桓公就决定率领大军去救燕国。
公元前663年,齐国大军到了燕国,山戎已经抢了一批百姓和财宝逃回去了。
齐国和燕国的军队联合起来,一直向北追去。没想到他们被敌人引进了一个迷谷。那迷谷就像大海一样,没边没沿,怎么也找不到原来的道儿。
还是管仲想出一个主意来。他对齐桓公说:“马也许能认得路,不如找几匹当地的老马,让它们在头里走,也许能走出这个地方。”
齐桓公叫人挑了几匹老马,让它们领路。这几匹老马果然领着人马出了迷谷。
齐桓公帮助燕国打败山戎以后,邢国也遭到另一个部落狄人的侵犯。齐桓公又带着人马去赶跑了狄人,帮助邢国重筑了城墙。接着,狄人又侵犯卫国,齐桓公帮助卫国在黄河南岸重建国都。就因为这几件事,齐桓公的威望就提高了。只有南方的楚国(都城在今湖北江陵西北),不但不服齐国,还跟齐国对立起来,要跟齐国比个高低。
楚国在中国南部,向来不和中原诸侯来往。那时候,中原诸侯把楚国当做“蛮子”看待。但是,楚国人开垦南方的土地,逐步收服了附近的一些部落,慢慢地变成了大国。后来,干脆自称楚王,不把周朝的天子放在眼里。
公元前656年,齐桓公约会了宋、鲁、陈、卫、郑、曹、许七国军队,联合进攻楚国。
楚成王得知消息,也集合了人马准备抵抗。他派了使者去见齐桓公,说:“我们大王叫我来请问,齐国在北面,楚国在南面,两国素不往来,真叫做风马牛不相及。为什么你们的兵马要跑到这儿来呢?”
管仲责问说:“我们两国虽然相隔很远,但都是周天子封的。当初齐国太公受封的时候,曾经接受一个命令:谁要是不服从天子,齐国有权征讨。你们楚国本来每年向天子进贡包茅(用来滤酒的一种青茅),为什么现在不进贡呢?”使者说:“没进贡包茅,这是我们的不是,以后一定进贡。”
使者走后,齐国和诸侯联军又拔营前进,一直到达召陵(今河南郾城县,召音shào)。
楚成王又派屈完去探问。齐桓公为了显示自己的军威,请屈完一起坐上车去看中原来的各路兵马。屈完一看,果然军容整齐,兵强马壮。
齐桓公趾高气扬地对屈完说:“你瞧瞧,这样强大的兵马,谁能抵挡得了?”
屈完淡淡地笑了笑,说:“君侯协助天子,讲道义,扶助弱小,人家才佩服你。要是光凭武力的话,那么,咱们国力虽不强,但是用方城(楚国所筑的长城,在今河南方城北至泌阳东北)作城墙,用汉水作壕沟。您就是再多带些人马来,也未必能打得进去。”
齐桓公听屈完说得挺强硬,估计也未必能轻易打败楚国,而且楚国既然已经认了错,答应进贡包茅,也算有了面子。就这样,中原八国诸侯和楚国一起在召陵订立了盟约,各自回国去了。
后来,周王室发生纠纷,齐桓公又帮助太子姬郑巩固了地位。太子即位后,就是周襄王。周襄王为了报答齐桓公,特地派使者把祭祀太庙的祭肉送给齐桓公,算是一份厚礼。
齐桓公趁此机会,又在宋国的葵丘会合诸侯,招待天子使者。并且订立了一个盟约,主要内容是:修水利,防水患,不准把邻国作为水坑;邻国有灾荒来买粮食,不应该禁止;凡是同盟的诸侯,在订立盟约以后,都要友好相待。
这是齐桓公最后一次会合诸侯。像这样大的会合,一共有许多次,历史上称做“九合诸侯”。
公元前645年,管仲病死。过了两年,齐桓公也死去。齐桓公一死,他的五个儿子抢夺君位,齐国发生了内乱,公子昭逃到宋国。齐国的霸主地位也就结束了。

春秋首霸战略纵横“一匡天下,九合诸侯”,这是史书对齐国称霸诸侯盛况的赞誉。齐国在整修内政,加强中央集权,实行富国强兵政策之后,很快强盛起来。公元前681年,齐国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号,开始向外发展。最后通过葵丘盛会,齐桓公终于达到了联合诸侯,称霸中原的目的。战国中后期,七雄争霸,出现了秦齐两大强国遥相对峙的局面。公元前221年,数十万秦军压境,齐兵望风而逃,一哄而散。地处中原东翼,赫赫有名的强大齐国就这样灭亡了。春秋首霸“一匡天下,九合诸侯”,这是史书对齐国称霸诸侯盛况的赞誉。齐国在整修内政,加强中央集权,实行富国强兵政策之后,很快强盛起来。公元前681年,齐国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号,开始向外发展。“尊王”,就是尊崇周工;“攘夷”,就是驱逐夷狄等少数族势力。用“尊王“、的旗帜团结诸侯国共同“攘夷”,适应了当时形势的要求。从此,开始了齐桓公的春秋霸业。北杏大会对外图霸,就要取得诸侯国信任。宋国内乱,国君被杀,其弟公子御取而代之。齐桓公看到机会来了,就派使臣朝见周天子,请周王规定宋国的君位。周王感到齐桓公很尊重自己,就派他去办这件事。齐桓公就约宋、鲁、陈、蔡、卫、郑、曹、部等国于公元前681年3月1日到北杏开会(北杏在齐国西部,今山东东阿县附近)。齐、宋、陈、蔡、邾五国到会,,共立盟约。但会议未结束,宋国国君不愿受齐桓公号令,就偷偷跑了。齐桓公为树立威信,决定先放过路远的宋国,讨伐没有到会的鲁国。大兵压境,鲁庄公同意在何地会盟。鲁庄公来到柯地,看到齐国君臣气势逼人,会场前后排列着齐军,心里慌乱起来。正当两国君主在台上献血为盟时,鲁臣曹沫一手握匕首,一手揪住齐桓公的袖子,厉声说:“你们要真心订立盟约的话,就不应该欺负小国,齐国过去霸占的汶阳之田首先要归还鲁国!”胆战心惊的齐桓公听从管仲的意见,答应了曹沫的要求,两国缔结了盟约。事后,桓公履行了归地的诺言。这一消息传出,诸侯们都称赞起齐桓公来。后来,齐桓公奉周王之命讨伐宋国,宋国派使臣到齐桓公那里认了错,并带一份礼物给周王,于是齐桓公同意宋国加入盟约。这样,宋、鲁、陈、蔡、卫、曹、邾七国加入了以齐桓公为首的盟约,齐桓公成为中原盟主。保卫燕国、邢国和卫国春秋初期,北方的戎、狄侵扰中原,给中原各国带来威胁。公元前663年,山戎打进燕国,燕国求救。齐桓公亲率大军北征,同燕军一起打败山戎,并击败山戎的同盟国孤竹和令支,才还军燕国。燕庄公非常感激齐桓公,齐桓公回国的对候,他恋恋不舍地送了一程又一程,不知不觉走出了燕国的边界,进入齐国境内。齐桓公觉察后,就根据诸侯送诸侯不能出自己的国境的规定,把齐国边境几十里内的地方割让给燕国。从此,燕国也参加了齐桓公为首的政治集团。公元前662年,狄人大举进攻邢国,然后又进犯卫国。当时卫国政治腐败,卫懿公爱鹤到了荒唐地步。老百姓缺吃少穿,他却给鹤喂上等食品;明哲贤士不举,给他送鹤的人却飞黄腾达,连鹤都可以乘用大夫一级用的“轩车”。君失民心,士无斗志,卫国一触即溃。狄人杀了卫懿公,拆掉卫国的城墙,到处烧杀抢掠,卫国国都只剩下730人。齐桓公派公子无诡救援,赶到时,卫都只剩一片废墟,狄人逃走。卫国推举新的国君,齐国留下三千人马保护卫国。狄人又集中力量进攻邢国,齐国同宋、曹两国的军队救援。邢国的军民等不及援军,从城里杀出一条血路,与齐军会合。狄人彻底破坏了邢的国都,抢走了很多财物。齐桓公组织军队打败了狄人;然后又和各诸侯国在邢国人比较集中的夷仪筑起了一座城市,邢国人迁入了新都。第二年,齐、宋、曹三国又帮助卫国在楚丘建了一座新城,作为国都,齐桓公救卫存邢,使他在中原诸侯国家中的威望更高了。齐楚结盟西汶艺术网楚国在西周时一向被中原诸国看作蛮族国家,很少参加中原国家的活动。楚国地大物博,发展很快,春秋前期它已成为一个非常强盛的南方大国。楚国君自封为王,并派兵北上,骚扰周室和中原各国,企图与齐桓公争夺霸主地位。公元前656年,楚国进攻郑国,郑国向齐国求救。当时齐桓公的一个夫人蔡姬得罪了齐桓公,被送回蔡国,蔡国的君主又把蔡姬嫁给了楚成王。西汶艺术网齐桓公便和诸侯商议,先攻打蔡国,楚军来救,郑国之国就解了。齐桓公率领宋、鲁、陈、卫、郑、曹、许八国军队征伐蔡国,楚成王来救,八国联军又攻楚国。楚国的兵马守候在边境上,派大臣屈完到齐军中会见了管仲,责问管仲说:“齐国在北海,楚国在南海,两国这么远,真是风马牛不相及呀!为什么齐国的军队来侵犯楚国呢?”管仲摆出一副中原霸主的样子,代表齐桓公回答说:“齐国受周王的命令,可以讨伐不服从周工的诸侯国家。你们楚国不向周王进贡祭祀时用的包茅,而且从前周昭王南征到楚国境内时,你们故意叫他坐一只用胶粘合起来的破船,把他淹死在汉水里。现在我们就来责问你们这两件事!”屈完说:“不贡包茅是不对,以后照样进贡;昭王淹死的事,你去问汉水吧!”两人态度都很傲慢。齐国就率联军开进到陉这个地方驻扎下来。、楚王又派屈完去讲和,要求八国退军。齐桓公看楚国有了准备,硬打不行,就退驻到召陵。齐桓公陪同屈完视察中原各国的军队,他指点着军容严整的八国军队对屈完说:“用这些军队打仗,哪一个敌人不被我们打败呀!”屈完说:“齐国若讲道义,人家才服从;如果讲武力,那么我们楚国有方城、汉水之险,你们军队再多也没有用。”齐桓公看到用武力难以征服楚国,楚国也觉得还不能与齐国抗衡。于是,楚国和中原各国在召陵订立了盟约。页码1
2 3 <

图片 1

【子曰:“晋文公谲而不正,齐桓公正而不谲。”】

春秋时期的五位霸主,说法不一,至少有三种说法,但无论是哪一种说法,都同时包括这三位: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其实受到周王室承认的只有齐桓公和晋文公,其余的人都是“非法集会”后(诸侯会盟)自立的,周王室根本就不承认。

谲(jue),诡诈,玩弄手腕。齐桓晋文,是春秋五霸前两位,孔子评价说,晋文公诡诈,好耍手腕,作风不正派。齐桓公不耍手腕,行得正。

我们来看看,这些霸主在任上做了哪些“好人好事”?

朱熹注:晋文公,名重耳。齐桓公,名小白。谲,诡也。二公皆诸侯盟主,攘夷狄以尊周室者也。虽其以力假仁,心皆不正,然桓公伐楚,仗义执言,不由诡道,犹为彼善于此。文公则伐卫以致楚,而阴谋以取胜,其谲甚矣。二君他事亦多类此,故夫子言此以发其隐。

咱先说齐桓公

齐桓公、晋文公,都是诸侯盟主,都打着尊王攘夷的旗号,保护中华世界,维持国际秩序,尊崇周天子。但以王道霸道的标准,他们都是霸道,不是王道。孟子说王道霸道的区别,霸道靠实力,地方千里,带甲十万,有多大实力,就霸多大地盘。王道呢,不靠地盘大小,汤以百里,文王以七十里,都是小国,但行仁义而天下归心,最终拥有天下。所以朱熹说齐桓也好,晋文也好,尊王攘夷,都是旗号,都是为了自己称霸,成就霸业,是“以力假仁,心皆不正。”

图片 2

但霸道也分档次,档次就在于是你是靠实力维护公道,还是老耍手腕压服他人。齐桓公所作所为,光明磊落,让人没话说。晋文公呢,手腕就用得太多。

一生称霸四十年,曾召集过类似于今天“六方会谈”的国际和平会议二十六次,出动军队二十八次,把当时东西南北方向的“夷人”打得落花流水。值得纪念的重大远征一共有四次。

朱熹举了伐楚的例子。同样是伐楚,齐桓公兴师理由很简单:“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供,无以缩酒,寡人是徵。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你不守规矩,该向周天子进贡的青茅,你不进贡。祭祀要用青茅来过滤酒中的渣滓,你不进贡青茅,酒都弄不了。当初周昭王南征,向你兴师问罪,却没能活着回来,这我也要问问你!楚王回答说,没有进贡,确有此事,这是我的过错。昭王为什么没回去,就不是我的错,你去问汉水吧。因为昭王是回国路上自己淹死的,不是在战阵上。楚国顺服,恢复进贡,齐桓公就收兵了。

第一次

晋文公也伐过楚,但他的过程就非常复杂,中间手腕繁多,阴谋诡计不断。先是楚国伐宋,宋国向晋国求救。晋文公开始时犹豫,不敢和楚国硬碰,后来又觉得这是称霸中原的机会,决定兴师。他用了围魏救赵之计,先是攻打楚国的盟国、姻亲,卫国和曹国,把这两国打服了,又用外交手腕,纵横捭阖,裹挟了秦国和齐国,形成秦、晋、齐三国同盟,逼得楚军解宋之围,来找他决战,最后在城濮之战,打败了楚国。

公元前664年,北方山戎部落入侵燕国,燕国向齐国求救。齐桓公亲自赴援,把山戎击溃。这是一次非常重大的胜利,使得燕国在未来一百年的时间里,再没有严重的外患。燕国的国君感激得一塌糊涂,像尊敬周王一样尊敬齐桓公。

《孙子兵法》里有一句话:“兵者,诡道也。”晋文公就是诡道特别多!但从他和齐桓的比较来看,他的实力优势有所不足。齐桓公有压倒性的实力优势,我就是要当你们的大哥!维持秩序,我该打谁就打谁,但我也绝不欺负谁,不占谁便宜。晋文公没有那么大优势,他就要使出浑身解数,各种手腕了。

第二次

齐桓公还有一个事迹,燕国受到山戎攻打,齐桓公无条件驰援,帮助燕国打退山戎,燕国国君非常感激,亲自送齐桓公回国,走得高兴,不知不觉走出了燕国国境,做到齐国境内了。齐桓公说:“哎呀!坏了规矩!国君送客,是不能出境的,只能送到边界啊!”怎么办呢?齐桓公马上和燕国重新划界,把脚下的土地,划给了燕国。这就是齐桓公的做派。他类似的事迹很多,兴灭国、继绝世,保存弱小诸候国的血脉,包括为被狄部落攻灭的卫国另筑新都,为沦陷的邢国另筑新城,收集残民等等。“尊王攘夷”
这口号,是他提出来的,即尊奉周朝天子,抵抗周边蛮族的侵犯,保卫中华文明与和平。他始终保持对周天子的谦卑,每次会盟和军事行动,都恭请周天子派特使莅临首席,以表示自己的作为是尊奉中央政府的诏命而替天行道。而晋文公呢,他在确定其霸主地位的践土会盟中,以臣子的身分召令周襄王亲自来参加,孔子评论这个违反传统礼制的行为说:“以臣召君,不可以训”。

公元前660年,连续四年没有什么大的战事,齐桓公坐在霸主的位子上,每天除了收收“保护费”(各国的进贡)就是喝喝茶、打打猎,听听音乐,看舞女跳舞,临幸个妃子,祭祀一下天神什么的。忽然,卫国遭到了狄部落的攻击,请霸主立即出兵相救。

两人最后的结局呢,齐桓公晚年,没有听管仲的话,重用奸臣竖刁、易牙、开方三人,等他病重临死,诸公子各率党羽争位,根本没人管他,他几乎是饿死的,尸体在床上放了六十七天,尸虫都从窗户爬出来。等公子们争位仗打完了,新君无亏才把他收殓下葬。齐国的霸业,一世而亡。晋文公呢,他寿终正寝,之后晋国的霸业还持续了一百年。所以世人都认为晋文公比齐桓公成功。孔子说这话,就是不以结果论英雄,尊齐桓而抑晋文,讲价值观。

请注意,人家说的是‘请’但实际上,并不是‘请’那么简单的,因为作为霸主手下的国家每年都是要向霸主进贡的,也就是需要缴纳一定数额的“保护费”。如今卫国被攻击,收保护费的自然觉得没面子。

从二人的比较来看,是不是还是懂点诡道好些啊?也不一定说齐桓公不懂,他的失败,还是我们前面说过的原因——活得太长,掌权时间太久!前面我们说过,李世民是一代圣君,因为他五十几岁就死了;李隆基成了昏君,因为活了七十几岁。一个人掌权时间太久,靡不有初,鲜克有终,难免懈怠,难免掉进奸臣的嘴巴甜罐子里,年轻时的追求都没意思了,而别人有意思的时候就开始了。晋文公呢,他年轻时流亡在外十九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亡命天涯,差不多六十岁才回国继位,他是真正的老狐狸。

因为狄部落打狗的时候没有看主人。

图片 3

于是,齐桓公震怒,立即发兵前往卫国,不过他来的有点太晚了,卫国已经被攻破,齐桓公觉得,这样有损于他霸主的颜面,便想出了一个亡羊补牢的办法,那就是给卫国在东方四十里的滑县,另外建筑一座新城。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著,中华书局出版

这个动作包含着春秋时期特殊的政治意识,假使是在战国时期,齐桓公肯定不顾一切的把卫国给吞并了,谁还会给他复国,怪麻烦的。说来说去,当时没有大一统的心思,只一味的争取威信而已。

《张居正讲解论语》,张居正注,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

第三次

《论语新解》,钱穆著,三联书店出版

狄部落得便宜卖乖,得寸进尺,打败了卫国之后,还以为自己武功盖世无可匹敌了,第二年,又攻击了一个受齐桓公保护的国家——刑国,并且一举获胜。齐桓公仍旧采取亡羊补牢的办法,为刑国重新建国。

《论语正义》,刘宝楠著,中华书局出版

第四次

《论语译注》,杨伯峻著,中华书局出版

公元前656年,齐国以及盟国联军远征汉水,向不断向北推进的楚王国展示威力。楚王国一群人瞠目结舌,天南海北的,怎么杀到我家门口来了?齐桓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尊王攘夷”。

楚王国让屈完出使齐国军营质问齐桓公:“咱们两个国家相隔十万八千里,一向没有来往,你们打上门来,有什么贵干?”

齐桓公眼瞅着房梁,傲慢地说:“既然你们楚国自称是周朝的封国,为什么不肯进贡?还有我们敬爱的周昭王怎么会死在你们楚国这里呢?”他的措辞很严厉,表情很生气,完全符合“尊王攘夷”的剧情需要。

这里要给大家插播一下楚周之间的故事:

楚和周之间的梁子由来已久。最初,楚国人为了向北发展,和中原诸侯套近乎拉关系,硬说自己是黄帝王朝祝融的后代,要求周王封它为子爵,还规定每年进贡一车苞茅。虽说这有些不敬,可是周王室也咬咬牙忍了下来,双方暂时相安无事。

至于周昭王之死,原因是这样的:周昭王是周朝第四代王。姬姓,名瑕。周康王之子。周昭王打算继承成康的事业,继续扩大周的疆域,从昭王十六年开始,亲率大军南征荆楚,经由唐国、厉国、曾国、夔国,直到江汉地区,大获财宝,铸器铭功。昭王十九年,他亲自统帅六师军队南攻楚国,却不幸全军覆没,昭王死于汉水之滨。南征的失败,就是周王朝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好,结束,咱继续回到第四次。

虽然齐桓公咄咄逼人地提及这段三百年前的陈年旧事,但是楚国的屈完根本没拿齐国人当回事儿,他抖抖袖子,整整衣冠,喝口茶水,慢悠悠地说:“不就是一车茅草嘛,也至于你带领十几万人长途跋涉地赶来,一会我就弄几十车来给你。关于周昭王的事情,当时还没有我哩,我不太清楚,建议你直接去问汉水!”

齐桓公虽然霸道,但是此时似乎还不敢或者不愿意和楚国直接正面冲突,仿佛这般兴师动众只是为了讨个说法。现在楚国人既然给了说法(虽然说法有点怪怪的,但也能接受),那就拍拍屁股走人吧,也算凯旋而归。

综上所述,虽然这四次著名的征战齐国根本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胜利成果,但总算为那些小国找回了一点颜面,也为周王室找回了颜面,在他们看来,齐桓公这个霸主还是相当成功的。

再来看晋文公

图片 4

他所谓的“尊王”,其实就是帮国君铲除了一对奸夫淫妇,而“攘夷”也就是又把楚国给攘了一次。楚国人在那个时代一定相当悲催,因为他们总是被各路英豪当成靶子和捞取政治资本的踏脚石。(心疼楚国。)

公元前636年,周襄王的王后死了,所以从狄国娶了个新王后——隗后,可是不久之后隗后就和周襄王的弟弟公子带暧昧了,世上没有几个男人对绿帽子不起剧烈反应的,何况是个国王。周襄王把隗后废掉,打入冷宫,还要逮捕公子带,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公子带居然逃跑了。(居然能跑掉?可见周王室已经没落到了何等地步。)公子带勾结狄人进攻洛阳,把周襄王赶下了宝座,周襄王居然也奇迹般地逃跑了出来。(逃跑真的很容易!)

周襄王失去了宝座,又失去了老婆孩子,心里别提多郁闷,要是在以前还可以请霸主齐桓公出来主持公道,可是当时齐桓公的遭遇比他还要惨,看来是没可能“站”出来了。

怎么办呢?就在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救世主耶稣基督阿弥陀佛太上老君全部化身为伟大的晋文公出现在他的面前:“上帝保佑你,我的孩子,我来拯救你吧!”

晋文公兵锋一出,狄人立即全线溃退,公子带和隗后一起被抓,全都被处死,周襄王又回到了温暖而舒适的宝座上。

北方的诸侯要当上霸主,就必须和楚王国过一招,齐国人、晋国人、吴国人都先后把楚国修理了一下,才成为霸主的。

必须的!

晋文公又把矛头指向了楚国。

楚国人中了晋文公的奸计,在‘城濮之役’中败下阵来,短时间内难以恢复,于是晋文公成功称霸。

最后来说楚庄王

图片 5

楚庄王最让人敬佩和铭记的地方就是他一鸣惊人的故事。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公元前613年,楚庄王即位,做了国君。三年期间埋头只顾吃喝玩乐,不理朝政。楚国发生了大饥荒,巴国东部的山戎族、东方的夷、越之族、一直臣服于楚国的庸国、前不久才被楚国征服的麇国人也纷纷向楚国发起战争,天灾人祸接连而至,楚国内部动荡不安。即便这样楚庄王还是躲在深宫中,甚至在宫门口挂起块大牌,上边写着:“进谏者,杀毋赦”。

这个时候出现了两个很重要的人,一个是大夫伍举、一个是大夫苏从。一个用猜谜语进谏,一个用眼泪鼻涕进谏。进谏方式,说实话,不新颖,但楚王就是听了,并此后远离酒色,亲自处理朝政,攻灭了前来进犯的庸国,使楚国的势力向西北扩展,任用孙叔敖为令尹,重视社会生产,发展经济,充实国力。

公元前597年,楚庄王率领大军攻打郑国,晋国派兵救郑。在邲地(今河南郑州市东)和楚国发生了一次大战。晋国从来没有打过这么惨的败仗,人马死了一半,另一半逃到黄河边。船少人多,兵士争着渡河,许多人被挤到水里去了。掉到水里的人往船上爬,船上的兵士怕翻船,拿刀把往船上爬的兵士手指头都砍了下来。

有人劝楚庄王追上去,把晋军赶尽杀绝。楚庄王说:“楚国自从城濮失败以来,一直抬不起头来。这回打了这么大的胜仗,总算洗刷了以前的耻辱,何必多杀人呢?”说着,立即下令收兵,让晋国的残兵逃了回去。

打那以后,这个一鸣惊人的楚庄王就成了霸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