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海乃家暂停拆除,上海最大日军慰安所旧址去留引关注

(来源:国家文物局)

  特殊的历史记忆如何保存?

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的命运,一直牵动着大家。2004年6月,这里的住户拆迁完毕,遗存也剩下了7幢。2008年春节,烟花爆竹引发大火,建筑破损严重……后来,这里垃圾成堆,成了垃圾中转站。

  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教授对中新社记者说,在上海已经确认的166个慰安所遗址中,大概五分之四的房子已经被拆掉,大概还保留有30多家,大部分以民居形式存在。

  据悉,当前正在修订的《文物保护法》着力增加的正是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的条款: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文物保护,鼓励设立文物保护社会公益基金,支持开展文物保护志愿服务活动。我们不妨这么说:若要进一步凝聚、依靠、发挥民间文保的力量,不妨从尊重保护“海乃家”开始,莫要忘了保护文物的初心。(罗容海)

  不过,媒体报道后,拆除工作已经暂停,虹口方面已经邀请有关专家和文物保护机构对此建筑进行重新评估。记者当日下午在“海乃家”现场看到,院落大门紧闭,已无拆迁作业。

那么,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究竟怎么保护?目前,这处旧址已成南京大屠杀档案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的一部分,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新一轮的方案正在制作和完善中,7幢房屋全部保留,一幢都不能拆,并进行原真修复,建筑外围可能借鉴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风格,辅以铁丝网、大铁门还原历史真相等。

  这栋石库门建筑是上海迄今发现的最大日军慰安所,该慰安所一共有17个房间供“慰安妇”居住,里面还有浴室、仓库、厨房、大厅等。

  日军侵华时期,“海乃家”是服务于日本海军军官的一家慰安所。这个慰安所的经营者是日本人坂下熊藏,其子坂下元司写过《从军慰安所“海乃家”的故事》,对外公开了他所知道的慰安所内幕和细节。作为日军侵华及“慰安妇”制度的重要罪证,保存完好、史实明晰的“海乃家”无疑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资料显示,这栋房子建于20世纪20年代,主人是一位广东籍的纺织厂老板。“八一三”事变爆发后,屋主逃亡,房屋被日本海军占领,并被移交给曾服役于日本海军的日本军官坂下熊藏。双方订立合同,坂下每月向海军支付5日元房租,经营这家名为“海乃家”(海の家)的慰安所,并享受海军特别陆战队的军属待遇,慰安所所需的物品均由海军提供。1939年,经装修后的“海乃家”正式经营。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现存7幢建筑新华社发

  从外部看,“海乃家”所在的两层石库门建筑依然保存完整,门廊与柱头有简约装饰,但内部却是一片狼藉,堆满了废弃的家具和生活用品,只是基本保留了原本里弄的建筑结构和样式。

  更进一步说,全国文物普查名录和文物保护单位并非一成不变。以第三次文物普查为例,新发现登记的不可移动文物达536001处,占目前不可移动文物总量的近七成。可以想见,将来的文物普查中,还会有大量新发现文物加入这个名录。如果一件件文物未及登记就被拆毁,那么留下的只能是无尽的遗憾。

  “海乃家”服务的是日本海军军官

保护方案正在制作完善中

  “海乃家”慰安所里,除了从当地掳来的中国妇女外,还有日本和朝鲜慰安妇。“海乃家”的慰安妇等级分明,日本慰安妇等级最高,收费也最高。1940年时,“海乃家”拥有日本“慰安妇”10人,朝鲜“慰安妇”10人、中国“慰安妇”20人。

  2月2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强文物保护和合理利用。会议认为,加强文物保护、管理和合理利用,对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提升国民道德素养,增强民族凝聚力,具有重要意义。与国家层面的重视相呼应,此次“海乃家”拆留的新闻引发广泛关注,众多文保义工呼吁加以保护,说明公众充分认识到了文物保护的意义。

  上海虹口区公平路上,有一个小小的里弄公平里。从里弄的入口一直走到底,就能看到一座由两层楼相接围起的石库门院落。这个住了十几户人家的院落,便是在二战期间曾经服务于日本海军军官的慰安所“海乃家”。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是世界上现存面积最大的慰安所旧址,是记录日军暴行的重要证据,也是目前唯一一处经指认的慰安所旧址,现存建筑7幢。利济巷2号楼上第19号房间,是“慰安妇”朴永心当年被拘禁的地方。2003年,她曾经来现场进行指认。

  “海乃家”位于上海虹口区公平路425弄公平里弄堂底。2月22日上午,作家陈丹燕在朋友圈中发出一张老式里弄的照片,并称“虹口区正在拆除旧日本慰安所海乃家旧址,不应该”,立刻引发社会热议。

  未入全国文物普查名录、并非文物保护单位,常常是某些地方政府肆意拆迁的理由。但细想一下,这样的理由完全站不住脚。全国文物普查名录和文物保护单位名册只是提供一个不能破坏的底线名单,其本来用意是加强政府和公众对于文物保护的重视,倡导社会各界更好地保护文物,传承好历史和文化。但部分机构却完全无视全国文物普查名录和文物保护单位名册的倡导和示范意义,甚至认为名录和名册之外的都可以拆迁或破坏,这真是莫大的曲解。

  作为被纳入计划的旧改项目,公平里从去年11月10日开始征收,首日征询就达到85%的签约成功率。近期,里弄开始拆迁。

利济巷慰安所旧址成市级文保

  中新社上海2月23日电 (记者
缪璐)“虹口征收”红圈遍布的外墙,一条简易的封锁线,两道锁加持的黑色铁门,坐落其中的“海乃家”正静静等待着自己的最终命运——被保留还是被拆除?

  2014年,中国将“慰安妇”档案与南京大屠杀档案共同申报2015年度“世界记忆名录”。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慰安妇”档案落选,但“海乃家”作为“慰安妇”制度已存不多的物质铁证,其意义可见一斑。然而这样一件文物,却因为“按照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名录,该建筑不具备文保建筑的身份”,而被当地政府划入拆迁之列。

  这些资料来自坂下熊藏的儿子坂下元司。他在1944-1945年间协助其父经营“海乃家”,并写下了《从军慰安所“海乃家”的故事》。他还对外公开了他所知道的慰安所内幕和细节。

有关部门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切实对这一全国罕见的、亚洲最大的慰安所遗址开展保护、管理,尽早确认和公布保护范围。

  “海乃家”,由日本人坂下熊藏自1939年经营至日本战败,坂下熊藏之子坂下元司曾协助其父经营“海乃家”,据其在《从军慰安所“海乃家”的故事》中披露,“海乃家”是一家高级慰安所,服务的主要是杨树浦、虹口一带的日本海军陆战队队员和军需厂“军属”。

   
当拆迁工程遇上不可移动文物,是拆迁勇于文保,还是文保击退拆迁,这是近年来常常见诸报端的热门话题。近期上海“海乃家”的拆留问题引发社会关注,虹口区官方23日表示,目前拆除工作已暂停,并已邀请有关专家和文保机构重新评估,“不管拆与不拆,都会做好有关记忆的保护工作”。

  “海乃家”是一家高级慰安所,服务的全部是日本海军军官。除在日军掳来的中国妇女中挑选“慰安妇”外,还有朝鲜女子和日本女子。为扩大经营规模,“海乃家”还在附近开设了一家“别馆”,到1940年时,“海乃家”共有“慰安妇”40人,其中来自日本和朝鲜的各10人,中国“慰安妇”20人。

现代快报记者昨日获悉,位于南京利济巷的侵华日军慰安所旧址,已于6月9日被正式认定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此前,现代快报一直持续关注并报道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的命运,并呼吁将其纳入为文保单位。目前,这处遗址已成为南京大屠杀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的组成部分之一。现代快报记者胡玉梅

  在苏智良眼中,“海乃家”有其特殊的意义。“我们对海乃家调查已经持续了20年,可以说已经形成了日军当年慰安妇制度的证据链,除此之外,海乃家离犹太难民纪念馆不远,属于文化风貌区”。

  虹口区文化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海乃家”拆与不拆,都会做好有关记忆的保护工作,比如对建筑信息做好记录,对人文价值进行挖掘,与文物专业保护机构商讨加强合作等。

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现存7幢建筑新华社发已打包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现代快报记者昨日获悉,位于南京利济巷的侵华日军慰安所旧址,已于6月9日被正式认定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

  虹口区新闻办负责人回应称,很早就知道“海乃家”及其原来的用途,但是它并不是文物保护建筑,也不在历史性建筑的登陆名单上,所以拆除不存在任何问题。至于以后在该处会否建设纪念性场所或举办相关活动,则还要等待进一步的商榷。

  但作为历史记忆的重要载体,“海乃家”又不同于一般的老旧住宅。在日军侵华时期,虹口曾是其势力范围。目前,上海经确认的慰安所就有166个,其中虹口有30多个。在“海乃家”附近住了几十年的老居民李景芳期盼早日动迁,但也同时记挂着慰安所能否保留,毕竟“以前每年都有人过来参观的”。

由于年久失修,7幢房屋的门窗几乎都没有了,楼梯散架,部分房顶及天花板坍塌。而它的史料价值一直被公认,今年5月份,南京市文广新局把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的申报书,上报给南京市政府,目前已经批准公布为市级文保单位。

  据拆迁办消息,公平里从2015年11月10日开始征收,首日征询签约就达到85%的签约成功率,弄堂里的居民早已迁走。曾参与的拆迁队员称,“里弄从四日前开始拆迁,而海乃家旧址所在的12号是22日早晨才开始动工的,预计两三日内就可拆除完毕”。而目前拆迁工程已经停止,大门也已经被锁上,拆迁工人称还要等“上面的决定”。

  22日上午,作家陈丹燕在朋友圈中发出一张老式里弄的照片,并称“虹口区正在拆除旧日本慰安所海乃家旧址,不应该。”一时间,“海乃家”遭拆的消息广为传播,引发社会关注。

图片 1

  曾居住在公平里50多年的朱同娣向中新社记者回忆道,“之前经常见到旅行团过来参观拍照,其中以日本和韩国的旅行团居多”。

  近年来,各地重视慰安所等历史遗存的保留。比如,南京将中国大陆首座经“慰安妇”亲自指认、以“慰安妇”为主题的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建成纪念馆,并于去年12月对外开放。位于虹口区四川北路1702弄的日军在海外的第一家慰安所旧址“大一沙龙”,也已列入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登录点。

“南京市市级文保单位一般是若干年才公布一批,这次,算是为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特事特办了。先定为南京市级文保单位,之后,可以继续申报为省保、国保,这处遗址的意义重大。”南京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如果这套房子能保留下来,哪怕只保留一个房间,用一块石碑来说明情况,也是一种保护”,苏智良强调,“旧城改造不仅仅是一拆了之,其实更重要的是如何保护这个城市的文脉,城市的进步会注意保护,民族的苦难也要适当进行保护”。(完)

  2月23日,上海市原日军慰安所“海乃家”建筑拆迁被叫停。从外部看,这栋两层的建筑依然保存完整。

已打包申报世界记忆遗产

  “海乃家”所在的公平里,一共有200多位居民。这里的住宅,房龄严重老化,很多居民没有独立的煤卫设施,生活条件恶劣。居民们对通过动迁改善居住条件抱以热望,这从征询时的高签约率可见一斑。

  作为日军侵华及“慰安妇”制度的重要罪证,曾经的慰安所在我国多地都有发现。如何保存这段特殊的历史记忆?虹口“海乃家”再次触及这一问题。

  此前,了解到“海乃家”即将拆除时,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曾带领学生前来紧急抢救了门板、窗框等在原书中曾被描述的物件,“希望将来建立‘慰安妇’纪念馆的时候可以向世人展出”。不过,他也表示,日军慰安所大多设在中国,我们有责任将其中的典型保存下来,但也没有人主张过所有的慰安所都要保存。

 

  虹口区新闻办23日回应表示,“海乃家”所在的公平路425弄12号地块,规划用作附近澄衷中学扩建和市政道路。征收之前,曾征询过文物部门意见。根据国家和市文物局有关规定,按照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名录,该建筑不具备文保建筑的身份。

  点击进入下一页

  近日,在上海市虹口区实施旧改计划过程中,一座曾用于原日军慰安所的建筑“海乃家”的拆留问题,引发社会关注。虹口区官方23日回应表示,该建筑不具备文保建筑的身份,但目前拆除工作已暂停,并已邀请有关专家和文保机构进行重新评估,“不管拆与不拆,都会做好有关记忆的保护工作”。

  原日军慰安所“海乃家”拆除暂停

图片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