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陆军将临时扩编2,美军须准备应付非常规战

美国防部长声称:美军须准备应付非常规战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谢  昭   本报特约记者   张家齐

  新华网华盛顿7月20日电 (记者杨晴川 王薇)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20日宣布,美国陆军将临时扩编2.2万人,以满足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需要。这是美军自2007年以来第二次扩编。

  新华网消息:美国国防部长盖茨20日宣布,美国陆军将临时扩编2.2万人。这是美军自2007年以来的第二次扩编。2007年,美国曾宣布扩充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据报道,从那时起美国陆军人数已增加了6.5万人,目前总数已达54.7万人。

据报道,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近日指出,未来的美国陆军将需要更集中培训外国军队、掌握其他语言及风俗,以及磨练打击较小规模叛军的能力。

  半个多世纪前朝鲜战争的惨痛教训,让时任美军参联会主席布莱德利感叹“如果把朝鲜战争扩大到中国,那么就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而如今美军陷入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泥潭,美国防长盖茨25日再次发出类似的感叹:“如果未来任何国防部长建议总统再次向亚洲、中东或者非洲地区大规模派遣地面部队,‘都应该检查他的脑子是否正常’”。

  盖茨在国防部宣布这一决定时说,尽管驻伊拉克美军兵力正在减少,但阿富汗战场由于局势不断恶化还需要更多部队。近年来,由于美军同时在两个战场作战,导致越来越多的军人由于受伤、心理疾病或其他原因无法再上战场。目前美国陆军部队的实际缺员率平均为13%。此外,由于美军不再延长驻伊、阿军人的驻扎期限,也导致兵力短缺。

  解读一:盖茨最大的痛苦在于“人用光了,仗还没有打完”。

  盖茨星期三在美国陆军协会演讲时提出愿景,以便把陆军打造成为有能力应付如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等非常规战争的部队,他说,这类战争在今后多年将继续成为主要的战争形式。

  预测高端冲突将以海空为主

  但他强调,这一扩编只是临时的,因为根据两场战争的形势,美军兵力在未来一年中将最为吃紧,但此后将逐步缓解。

  美国的军事投入,在世界上独占鳌头,其军事科技水平也是遥遥领先其他国家。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过后,美军却赫然发现,人力不足却成为限制美军的“最大短板”。小沈阳说: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人死了,钱没花完。对于盖茨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人用光了,仗却还没有打完。

  他说,陆军也可能需要重新检讨擢升和分配的政策,以确保在过去六年的战争中学习到很多东西的最优秀军官留在军队。

  路透社26日称,
盖茨25日最后一次以国防部长身份在西点军校进行演讲。他说,美国陆军正面临更加复杂的安全环境,因此必须向更轻型、机动性更强的方向转型,并且需要做好遭遇更紧缩预算的准备。美国陆军会发现,今后不大可能有机会投入大规模机械化地面作战,陆军将越来越难以找到理由维持现有庞大结构和开支。

  由于战争需要,近年来美军不断扩编。2007年,美国宣布扩充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据报道,从那时起美国陆军人数已增加了6.5万人,目前总数已达54.7万人。

  问题在于,美军的仗是越打越多,没有尽头。“同时打赢两场战争”、“先发制人”美军的战略一个接一个无不咄咄逼人,美军在全球范围内到处出兵,才导致现有的美国陆军兵力捉襟见肘,扩编的压力和呼声,在美军中越来越大。

  据《纽约时报》报道,海军陆战队正把部队从伊拉克重新部署到阿富汗,主导那里的作战任务,把伊拉克交给陆军。

  美国波士顿新闻网站将盖茨的讲话总结为“伊拉克式的战争没有前途”,报道说,盖茨设想的未来地面部队规模比现在更小,装备更少的重型火力,并且将不再参与诸如伊拉克或者阿富汗战争这样的大规模反游击作战行动。美国合众国际社则说,盖茨告诉即将毕业的美国陆军学员们,“未来海空军将扮演更重要角色”,一旦美国减少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陆军将必须面对海军和空军在预算上得到更多支持的现实。“陆军必须面对这一事实,无论是在亚洲、海湾地区或者其他任何地方,对美国军方而言,最有可能发生的高端冲突将以海空军为主。”

  解读二:技术优势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使不上力,翻遍自己的口袋,美军不得不承认,只有增兵才能解决问题。

  报道指出,海军陆战队司令官康韦将军上个星期向盖茨提出这个课题,高级军官及国防部官员据称赞成这个建议,包括陆军。他们相信,这种重新调整将使到这两个军种更有效率。

  让盖茨头疼的另一个问题是美国陆军的僵硬制度。美国《陆军时报》说,如同“钢筋水泥般的僵化制度”可能让美陆军失去很多优秀军官。报道说,过去十年美陆军“太紧张,太疲惫”,当战争临近结束时,如何将他们留在军中是当务之急。

  美国陆军这支高技术作战力量,竟然也只能靠“扩编”这种最原始的手段来达到目的,这不得不引起人们更多的思考。

  目前驻扎在阿富汗的26000美军当中,没有主要的海军陆战队单位,而在伊拉克的16万美军当中,则有25000名海军陆战队员。

  美从未准确预测下一场战争

  从海湾战争到现在,美军花样翻新着各种军事理论和作战样式,制造了信息化、网络化等大量时髦的军事词语。然而这些新概念能够解决一切问题吗?答案并不是肯定的。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面对的对手,连起码的正规军队编制都没有,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更是无从谈起。按照常理来推测,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应该毫不费力地扫平对手。事实却是,美军的技术优势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却成了使不上力的摆设。武装直升机、数字
化坦克、无人机、精确制导武器、新型旅级战斗队,美军在翻遍了自己的口袋之后,却不得不承认,只有“增兵”“扩编”才有可能解决问题。

  盖茨指出,越南战争结束后,军方用很少时间来训练如何应付无规律的冲突,导致陆军“没有充分准备应付索马里、海地、巴尔干半岛以及近年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事,我们至今还在苦苦承担其后果及代价。”

  在强调陆军转型的同时,盖茨也不忘再次提及中国和俄罗斯军事现代化对美国的威胁。他说,“我们目前面对的安全挑战,超出伊拉克和阿富汗。其中包括恐怖主义和正在搜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恐怖分子,伊朗、朝鲜、俄罗斯和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垮台和正在垮台的政府,中东的革命、网络、海盗、自然和人为的灾难等”。

  解读三:陆军职能和任务的拓展,必然带来人力资源的压力。   

  提到美军在伊拉克培训和辅导伊拉克军人的工作,盖茨说:“在反恐战争中,军队最重要的成分幷非我们自己打仗,而是如何让我们的伙伴有能力自己保卫及治理国家。”

  但对于未来冲突将以何种方式进行,盖茨出言谨慎。法新社引用他的话说,“在我看来,未来任何国防部长,如果他建议总统再次向亚洲、中东或者非洲地区大规模派遣地面部队,‘都应该检查他的脑子是否正常’”。盖茨还说,“重复另外一场阿富汗或者伊拉克战争———入侵、镇压、管理一个很大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可能非常低。”盖茨说,他建议美军不应该被当成追赶游击队的警察或学校的建筑工。未来美军对外干涉应该按照“由陆军、海军陆战队、空降兵或者特种部队组成快速机动远征军”的模式实施。

  对于陆军来说,传统的陆军大兵团作战、消灭敌军有生力量,已经转变为“夺占”与“控制”作战。陆军不但要占领敌领土,还要达成某种政治目的,从而最终将占领地区纳入到利益体系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陆军不但是“战斗队”,也是“工作队”。本质上来说,陆军的作战对象和作战形式比从前要丰富得多。从“核战争背景”下的攻防,到常规力量的对抗;从应对地区性“热点国家”的挑战到对恐怖组织的打击,在信息化战争低烈度、零伤亡特点掩盖之下,陆军的职能和压力非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是高危险性、高压力任务对陆军人力资源的挑战。

  他承认军方在招募及留住通晓阿拉伯语军人所面对的难题,因此强调学习其他语言的重要性。

  盖茨同时承认,美国从未能准确预测下一场战争。“从(波多黎各)马亚圭斯到格林纳达,还有巴拿马、索马里、巴尔干、海地、科威特、伊拉克……在上述任何一次军事行动前一年,我们根本不知道会如此大规模介入。”

  盖茨也承认,由于美军同时在两个战场作战,导致越来越多的军人由于受伤、心理疾病或其他原因无法再上战场。美国陆军部队的实际缺员率已经达到
了平均13%这个惊人的数字。“终结者”系列电影中的“机器人战争”很大程度上还是个幻想。可以断定,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我们的科技还无法取代人类的智能和体能。人,仍然是军队的主体,尤其在陆军部队更是如此。这就带来了一个悖论:科技越发达、待遇越好,军队的员额就越少;而同时军队面临的更多挑战却需要保持相当的人数。(郑文浩)

  盖茨说,陆军面对的另一个挑战将是在继续提高科技的同时,不会忽略人工收集情报的重要性。

  未来美军会什么样?

  盖茨的西点讲话被众多西方媒体看作美军新一轮转型的象征。中国军事专家刘江平27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军在这个问题上实际是走了一条弯路。他说,早在越南战争后,美国就已认识到大规模派遣地面部队介入长期冲突的糟糕后果。但随着美军事技术领先地位的确立,被一系列局部冲突胜利冲昏头脑的五角大楼认为,高技术可以帮助美军在任何类型的战争中取得胜利。时任美国防长拉姆斯菲尔德推崇的美军转型是建立一支用高新技术武装起来的先进部队,其中就包括更轻型、但火力更强的陆军。但随着反恐战争推进,这种轻型化部队难以满足战场需求,盖茨上任后,为保证反恐战争的需要只能大规模裁减海空的先进装备。盖茨如今提出的转型,实际是确认即使有先进装备,也难以克服大规模地面作战的难题。

  刘江平说,值得注意的是,盖茨称不再大规模派向亚非地区的只是地面部队,事实上美国未来更倚重海空力量的非接触性作战优势,采取远距离精确打击的作战模式。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可能面临更大的威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