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清德限期修复八田铜像,奴才是怎样炼成的

原标题:【旧文】在台湾,奴才是怎样炼成的?

图片 1

图片 2

日本人的脚,照出了民进党心中的“妖”

图片 3

“凤凰花护民主市政监督联盟”制图比较赖清德对八田与一、孙中山铜像遭破坏的反应。(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台南市国民党议员上午在议会召开记者会抗议市长赖清德处理不公。(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民进党的媚日情结由来已久,暂且不表政治上的“联日抗陆”、交往中的奴颜媚骨,本文只想单说两件跟“铜像”有关的事。

赖清德陪同日本官员参拜八田与一铜像

中国台湾网4月17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有“嘉南大圳之父”之称的日本土木工程师八田与一在乌山头水库园区的雕像遭砍头,台南市长赖清德于第一时间指示市政府警察局成立项目小组,全力积极侦办,并要求5月8日前修复。相较之前在台南的孙中山铜像遭破坏拉倒,赖清德的处理态度遭批双重标准。

中国台湾网4月18日讯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八田与一铜像遭断头,引发蓝绿争议,台南市议会今天上午吵成一团,议事两度中断。蓝营议员认为市长赖清德处理事情标准不一,表示既然八田与一的铜像必须在5月8号前修复,要求之前被拖倒的孙中山铜像也必须在5月8号之前恢复原位。

一个是去年日本人八田与一铜像遭人斩首,民进党立即公开批判并法办砍头者甚至公开向八田与一后人道歉,而对之前蒋介石铜像遭遇“同等待遇”的事则毫不理会,引发岛内舆论“蒋介石的头砍得,八田与一的就砍不得”的质疑。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日据时期水利工程师八田与一铜像近日遭“斩首”,台南市长赖清德不仅第一时间指示警察局成立专案小组全力侦办,限时修复,还有比这更绝的。他亲自写信,用日文向日本有关方面“汇报”和说明此事。突兀不说,下级向上级及时表态的意思一览无余。你究竟是“中华民国”的台南市市长,还是日据时的“台南都知事”呀?媚骨奴颜,想想就烦,鸡皮疙瘩掉一地有木有?

位于台南乌山头水库内的八田与一纪念铜像,惊传遭人断头,且头颅遭人带走,不知所踪。台南市长赖清德除于第一时间指示市政府警察局成立项目小组,全力积极侦办。同时,因5月8日将举办追思纪念活动,请嘉南农田水利会完成铜像修复,以利追思活动顺利进行。

蓝营议员在议事厅市长的位子上,放上八田与一的照片,谴责赖清德处理不公,议员谢龙介还把赖清德改名为安倍清德,认为他把八田与一当父亲一样的祭拜,干脆去当日本人。

另一件事发生在今年,台湾第一座慰安妇铜像揭幕后,日本方面就一直表达不满,9月6日这天,代表日本右翼团体的藤井实彦,带队到国民党台南市党部要求移除慰安妇铜像,他本人还做出了用脚踹铜像的动作,并嚣张地请人在旁边给他拍照。在台湾社会一片哗然下,此事被推向了一个高潮。

港台腔专栏作者王大可由赖清德写信,分析台湾谁是聪明人、傻子和奴才。

据报道,相较之前台南市汤德章纪念公园的孙中山铜像遭“独派”人士拉倒,台南市长赖清德拒绝响应孙中山铜像遭破坏等议题。“凤凰花护民主市政监督联盟”制图比较赖清德对八田与一、孙中山铜像遭破坏的反应,批评“一样的破坏公物行为,赖清德的标准却不一,其心可议!”

台南市议会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书记长王家贞认为赖清德过度美化日本殖民者,八田与一的作为并非是为了嘉惠台湾民众,而是为了满足殖民者对台湾的掠夺。如今台南市政府每年祭拜八田与一,对不起在日本殖民时代死亡的数十万台湾人民,要求既然市政府要修复八田与一的铜像,也必须把孙中山铜像归位。

原本,在二次大战中被日本侵略的国家或地区基本都有慰安妇纪念铜像,就连美国旧金山都有,台湾的第一座慰安妇纪念铜像直到今年8月14日才设立,本已是一个迟到的存在,并且还只是设在了国民党台南市党部前。但即便是这种“非官方”属性,铜像的设立还是惹恼了日本方面,更令人难堪的是:日本人不满就算了,就连台湾自己的内部都陷入了蓝绿之争。


八田与一铜像遭断头,亲日派十分气愤。有网友留言“八田与一是日本人屠杀台湾民众的帮凶,他之所以奉命建造嘉南大圳,是为了在台湾种甘蔗制糖给日本人吃。1930年底,该工程完工不过半年,新完工的乌山头水库就被地震震损了330尺。”“他们是侵略集团的一份子,竟然还拜,真是头壳坏去!日本人侵略台湾抢尽稻米,糖,木材等资源,被奴役久了把侵略者当恩人了!”

谢龙介表示,日本人在台湾只兴建一座水库,却杀了50万的人民,八田与一及孙中山、蒋中正铜像却有不同对待,太不公平。(中国台湾网
卢佳静)

只要是一个拥有正常思维的人,都能立即判断出藤井实彦的侮辱性动作不仅仅是针对慰安妇,更是对台湾人对中国人的一种侮辱。或许在民进党2016年上台后,日本人就重新开始把台湾当成了他们的殖民地,而民进党当局也一定没有脱离被殖民的思维,才会对这样引发众怒的行为始终保持沉默。台当局外事部门官方网站还在10日发表了一篇新闻稿称:统促党人士在“日本台湾交流协会”泼漆抗议,严重破坏台湾形象,作为一个民主法治社会不应该如此。

无辜还是帮凶?

台湾漫画家刘兴钦的作品“小村故事”中,台湾农民因愤恨所种植白米全上缴日本,农民只能吃地瓜,遇到天灾虫害反而非常高兴,希望害虫将白米吃光光,甚至盼望不要丰收。“凤凰花护民主市政监督联盟”粉丝留言“日本才是外来政权压榨荼毒台湾啦,八田与一就是日本殖民侵掠的象征”。有网友批评“在台湾破坏孙中山、蒋介石铜像没事,清除日本鬼子要追查,当心天谴”;“不认自己的祖先,只好去做日本奴。”(中国台湾网
卢佳静)

难道别人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还不能抗议了?抗议人士只是要求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尊严有一个最基本的交待,只是要求民进党当局有一点儿当“父母官”的样子,但台当局只发出了“不该抗议”的回应,真是令人汗颜。难怪有岛内媒体直言:我们不相信日本右翼团体有胆子到韩国或美国去如此撒野,但他们却敢来台湾脚踹慰安妇铜像,从这个角度来看,慰安妇议题着实戳破了民进党爱台湾的假象。究其原因,就在于殖民国家扶植了殖民时期与之合作的被殖民者,让他们在后殖民时期取得重要的政经社会地位,从蔡英文、苏贞昌、谢长廷及诸多民进党精英的身上,就不难解释他们为何如此亲日与对日软弱。

八田与一兴建的嘉南大圳,向来被视为“台日友好象征”。工程从1920年9月兴工,至1930年4月完工。有趣的是,就在中间大兴土木的1925年,远在中国大陆的作家鲁迅写了一篇著名的杂文《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强征慰安妇是二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严重的反人道主义罪行。据统计,中国至少有20万妇女被迫沦为“慰安妇”,他们在遭受日军灭绝人性的摧残的同时,也承载着中华民族难以磨灭的历史伤痕。而日本却是二战之后,对于战争罪行唯一没有真诚反省的国家。那些承受着终身痛苦的慰安妇老人们,她们一个一个地凋零,却始终未等来一句道歉,如今甚至还要遭受被日本人脚踹的污辱,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文章当然有具体的时代背景,如今穿越旧日时空恩怨,索性拉郎配一把,拿来观照岛内今昔政治生态,却仿佛一面犀利的照妖镜。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希望日方能够正视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的关切,以负责任的态度来妥善处理有关问题,“我要提醒个别的日本右翼分子,中国有句话:辱人者必自辱。希望他能够自省、自重。”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回应说:这种跳梁小丑的举动,当然会遭到两岸同胞的一致谴责和共同抵制。我想,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态度,既是各种政治人物的试金石,也是检验人性善恶的一面照妖镜。

这篇散文写了一个寓言似的故事,创造了具有概括性的三个人物,并展示了他们对待主子的不同态度。一是聪明人,二是傻子,三是奴才。

的确,日本人藤井实彦踹向慰安妇铜像的这一脚,照出了民进党自以为藏得很好的那个心中的“妖”——“台独”至上,毫无民族气节。面对如此严重的污辱性事件,两岸人民看到的,是民进党当局与一些绿色民间团体一连串淡化的动作与语言,这难道就是台湾人在“台湾女儿遭受欺负”后该有的态度吗?就像“八百壮士”(台湾反“年改”团体)点名痛斥蔡英文、赖清德时说的那样:民进党政客们,你们不是口口声声爱台湾吗?台湾阿嬷被羞辱至此,你们都默认、生忍了吗?台湾人民都在看你们如何回应这件恶劣的事件!全世界都在看台湾人是不是任人羞辱的软脚虾!

图片 4

蔡英文参拜八田与一铜像

八田与一“断头”不过是个由头。多年来台湾的“独”派分子,无所不用其极地推动“还是日本统治者好”的理念,完全不提日本人在台湾镇压反抗,曾屠杀四十多万台湾人的史实,拼命在历史中找寻日本殖民台湾时的“德政”,建立嘉南大圳自然是最重要的一项“功德”。于是就将这项工程大加宣传起来,八田与一也被神化、圣化,目前台湾有四座八田与一的铜像。这种奴才相,稍微想象一下,就呼之欲出了。

奴才也不是天生的,自然经过主子和聪明人帮凶的不断洗脑。有人说:八田与一很无辜,与后来台湾的统独、蓝绿之争毫无关系,却遭到了断头之殃!但此人果真无辜?他实是当年的“聪明人”和殖民帮凶。

台湾资深媒体人戚嘉林评论指出,八田建设嘉南大圳,是为日本谋福利。当时台米大肆输出日本,输日量最多时超过总产量的一半。日据时代日人在台努力发展农业的目的,非为台人谋福利。可就是有部分奴才不信。直到今天,还有聪明人不断顾左右而言他,有意无意忽视这历史细节所展示出来的铁一样的真实。

图片 5

苏嘉全“媚日言论”

“奴颜媚骨争霸赛”

有人嘲讽说,赖某人应该叫“安倍清德”,应该做的是“台南都知事”吧?这种“媚日”新高度,正是某些政客毫不掩蔽、孜孜以求的。于是,绿营舞台上,上演了一出出争先恐后、精彩绝伦的“奴颜媚骨争霸赛”。

台中市长林佳龙刚就任就表示,具有“时代意义”的日本神社“鸟居”将修复完成,在台中公园重新竖立。
“立法院长”苏嘉全率岛内“立委”到访日本,称台日关系就如“夫妻关系”,同哭同笑,就差同床了。最为人诟病的是,日本政府竟声称没有淡水、无法住人的冲之鸟礁是岛,禁止台湾渔民前往捕鱼,而民进党当局对此不置可否,拱手让出捕鱼权,奴骨之软,让人发指。

也难怪,日本在台湾殖民统治长达半个世纪,豢养了一批满脑子“皇民史观”的“台奴”分子。从李登辉、陈水扁以来,台当局有意无意忽略日本建设台湾本是基于殖民需要,而是抬高日本人占领台湾期间的贡献,八田与一等聪明人、帮闲者的神格化就在这样背景下被刻意突出。

日治时代是奴才,到了如今,上台掌权了,就更开始怀念“德泽”。
赖清德曾经向大导演李安提出:我们拍一部八田与一的传记电影吧!台南市政府全力支持,可见是八田的铁粉,如今,终于有机会向这个偶像和聪明人看齐了。

赖清德之流向主子告洋状,实有更深的目的。因为“台奴”和“台独”有共同的利益与敌人。尤其是绿营上台以后,就认为有了政治资本,可以从奴才“进化”为聪明人了。而以聪明人自居,可以通过媚日示范,引领民意亲日新潮流。

问题是,民智已开,把全台民众都当成奴才,合适吗?

图片 6

前台北市议员李承龙表示,“斩首”八田与一,“不瞒大家说是我做”。

“傻子“的反弹与记忆

说了半天,有人肯定想问,混不吝反抗日据主子的“傻子”是谁?

往远了说,台中望族雾峰林献堂先生对日抗战爆发前一年曾到上海游历,公开表示“宛若有回到祖国之感”,想方设法打开日本殖民台湾的缺口。回台后,却被日本当局唆使浪人当众殴打,并辱骂他为“非国民”。这就是在主子治下,被奴才和聪明人包围的“傻子”的下场。

“傻子”可不仅仅是一个林献堂。八田断头案主谋者已出面承认,愿意接受法律制裁。破坏公园的塑像,当然要负起相应的法律责任来。但他透露的动机却引人深思——对台湾某一部份人的哈日、媚日举止深恶而痛觉之,一时性起,是抗议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台湾血腥统治。

赖清德在信中说,断头是“亲中恶日”份子的情绪化行为。这符合民进党多年来执行的“仇中、反中”腔调。说到底,
台湾民众与赖某持同样想法与理念的比例不会很高。

有岛内网友激烈批评说:“民进党要卖台给日本吗?还要去函道歉?”、“媚日媚到自己的尊严都可以不要,真是把他祖先丢在地下踩”、“请牠签日本名字,不然看不习惯”、“是呀!殖民地市长向宗主国叩头报告,哪里错了?”这就不仅仅是头脑和行动抵触的“傻子”行径了,更是皇帝新装里那个说真话的孩子。

奴才撂爪就忘记,“聪明人”选择性失忆,但是,“傻子”却记得清清晰晰。日本据台最后10年间雷厉风行皇民化政策,老一辈台湾人对年轻时被强迫前往日本神社为日军侵略战事祈求武运长久一事,当记忆犹新。更何况,还有台湾慰安妇的伤痕不能忘。不多的当事人,日渐离开尘世。但反抗殖民统治、追求公平正义的精神之花,却永远不会凋零。

民意不可辱,民意不可愚,民意不可奴呀,
“安倍清德”老爷们,台中台南“都知事”们,“日夫台妻”论者们!怕就怕,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政治生命。

文/王大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